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莲

让美好树立,是我们一生的雕琢。

 
 
 

日志

 
 

【转载】人死以后是依什么力量而去呢?念头分两种?修行从微细的意识下手  

2013-07-12 06:45:43|  分类: 实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慧下律法师讲

      (十九)
  今天谈人死后是什么力量,让我们向前去六道轮回?有人常说:‘人生太苦了,我后世不来了。’这不是说你不来就可以的,这是没有办法控制的。要出世为佛,或人、或畜生,这必须是有修持、解脱的人,才有能力决定的。
  我们今天根本就没有办法主宰自己。晚上睡觉时,谁有办法控制自己?如果,我们能控制梦;或者是说在迷糊意识当中,还能够存在一种主宰,那就能够得到解脱。必须修到二地菩萨以上方能没有梦。梦是我们的第六意识,心理学家说是潜意识;事实上,心理学家只是就一种个案的调查,然后,将种种个案归纳出来的记录而已,并不是像佛陀证悟讲出来的话一般。
  科学家很可能一开始就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依一个‘我相’在研究,严重的错误就是有个‘我’字。我们人就是生活在严重的错误当中,突不破一个‘我’字;既然,认为一个‘我’——本身就是错误,你用什么东西来演绎或归纳呢?我们研究任何东西,都认为有个‘我相’的存在,那就错误了,出发点错了,就‘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了。
  所以,
人死以后是依什么力量而去呢?

       从三种力量去;一般人面对这三种力量根本就没有办法控制,

       第一:随念而去:随著起心动念而去;

       第二:随习气而去:从物理学上讲是一种惯性作用;

       第三:随业力而去:我们造什么业,就随业力而转。大部分的人这三种东西没有办法控制;念头无法控制,习气无法控制,业力无法控制。不是说要出世为人就为人,升天就升天,这无法控制的。
  我们说念头分为两种。

       一种就叫粗浅意识,比如说:我看到一个茶杯,想喝茶就可以打开杯盖来喝,这是可以控制的,可以直接感受的,这就叫粗浅意识。

       一种叫作微细意识,无法控制,比如作梦是无法控制的;还有,人没作梦,睡了一夜之后又能醒过来——这就是微细意识中的第七意识与第八意识,它没有脱离身体。一般所说的灵魂,就是最微细的第八意识。而第七意识可通前六识,故第七意识就像桥梁一样,对内则执著第八意识。所以,我们执著自己的灵魂,什么叫作‘灵魂’呢?灵魂就是本性著迷。
  本性就是尽虚空、遍法界都是清清净净,若一念不觉被迷了就叫作意识粗浅意识分为粗中粗和粗中细。微细意识中也分为细中粗、细中细:微细意识中有第七意识与最微细的第八意识。总之,粗与细分成四种,粗的底下分粗、细;细的底下也分粗、细,这是‘大乘起信论’中所讲的。因此,我们身体当中有第七意识、第八意识,这是根本无法感觉到的。
  连感觉都没有办法觉察到的,我们执著到什么程度呢?就是每一秒钟都在执著,晚上睡觉时,蚊虫咬右脚,绝对不会去打左脚,全身每个地方都充满著意识,也就是神经的执著。换一个生理学的角度,意识叫作神经系统;其实,意识是一种无形的东西,而神经系统是生理上一种很敏感的东西。唯一的办法(勉强)可以用这样来解释,让我们大致上有一种观念而已。我们今天就这样稍微地对‘意识’作了一点分别。
  所以,会不会修持相差很多,‘善于用心一日如千劫,不善于用心千劫不如一日。’也就是说会用功修行的人,正确修行,功夫就很深,就是从微细的意识去下手。一般人拜佛都是凑热闹似的,拿著包袱跟著别人走;人家灌顶跟著人家灌顶,也不知道自己修些什么?都没有安静下来想一想。所以,我们的修行都是错误的,都用‘浅’意识;心理学上说‘深入’意识,修行必须从第七意识下手,从根直接斩下去才会断,不从第七意识下手不可能断无明
  今晚师父向你们交代四件事情,第七意识有四项最难修持的,这四项就是根本烦恼,第一:我见。第二:我爱。第三:我慢。第四:我痴。以上是第七意识中,四个顽强的自我。
  
我见:就是对自己的见解特别地肯定,什么人讲他,他全部不接受。对自己所看到的产生强烈的主观,包容不下别人的客观意见举凡一切事情都持强烈的对立法;人家是善意的建议,他也认为别人是恶意的批评。有‘我见’就是‘特别肯定自己看到的’。全世界的人,‘我见’都非常强烈。
  比如说,有个大企业家,有人劝他拜佛或念佛,他会说:‘我不会那么傻,这么年轻不会享受,还去理光头拜佛。状元孩子还未生,喝得茫茫来享受人生。社会上每个人都像出家人,就不会进步了。’他认为自己的见解,非常正确,这就是‘我见’。
  几乎所有的人都存有‘我见’,夫妻两个人为什么吵架?为了我见(两人看法不同)。今天,我们若会做人,太太发脾气时,当先生的该自问:‘她跟我的意见不同,真的是她错吗?’如此一来,想到夫妻的争吵也许是因为自己的问题,不是对方的错,‘我见’就会慢慢的减少了。
  世间人‘我见’如铜墙铁壁,我要这样就是这样,我死也不低头。有句话‘不食嗟来食’:从前闹饥荒时,有钱人煮了一些东西出来;有一穷人过
来,富者就说:‘喂!来吃!’口气相当粗鲁,穷人听了很不高兴:‘你那种口气,我宁愿饿死也不吃!’表示一种骨气、很有志气,他那样侮辱人,我们可以不吃!但是当有钱人发现自己的错误来表达歉意时,穷人还是坚持‘不吃’的话,受苦的就是穷人自己了。为什么不能原谅别人一时的错误呢?这就是如佛所说的:‘我见如高山,不能入道。’开门见山是‘我见’太深了。太肯定自我会没有朋友,若有只是表面的朋友。‘我见’太深,与朋友相交就不可能推心置腹;不能容纳别人是‘我见’的缘故。
  ‘我爱’:爱是一种情的东西,父子情、母女情、夫妻情、朋友情,情重就是‘爱’。但‘爱’到最后成为‘恨’,这种东西都是一体两面的;这种东西带给世间的是烦恼。
  比如说:到了百货公司,走到化妆品的柜台,有KISSME口红、太阳水粉饼、眉笔......各种东西都是所爱的,若没有买会感到很痛苦;看到漂亮的衣服,回来之后一直想著。‘我爱’就是对客观环境的存在,没有办法产生自我的克制力量去突破它;所以,这种‘情执’无可奈何。在生理学里面讲男女欲望饮食,均非理性所能克制的。所以说饱饭知廉耻,一个人吃不饱就无法谈礼义廉耻。
  一个人碰到男女关系,常常是没有办法理性化的;男女之间,有时候用道德、用法律或用舆论,都不能束缚它!它不是理性所能克制的。
  若不是大修行的人,是无法突破此关卡的,这是一种‘情执’啊!因为‘我爱’,就会爱发脾气。有时我们遇到小事本来不想发脾气的,但最后还是‘爱发脾气’。生气时控制不住就得罪别人,事情结束以后又会产生愧疚之心,想到当时,自己为什么脾气这么大呢?爱发脾气习惯以后,不发脾气就产生痛苦了;没有人跟他吵架,他也会发脾气、拍桌子。
  ‘爱’包含了我爱金钱、名利、色。‘爱’是一种‘情执’,换句话说:‘爱是一种感情上的变相。爱的升华叫作慈悲,而爱的束缚就变成一种恨。’所以,恨是最低级的,爱是中等的;因为爱还可以滋润、增长彼此之间的感情。爱也可以救人,但是爱本身却含有强烈的占有欲,变成有你、我之分的爱。
  国父不讲‘爱’,他讲‘博爱’;儒家说‘仁慈’,仁者忠恕之道;佛
家不讲‘爱’,讲慈悲,慈悲就是爱的升华。‘爱’,其实是很难断的。
  因此,若要断爱,可以的话,就出家修行。若在家修行,能单身修行,阻碍较少。人对于情的执著很重,要破感情关很困难。
  但有人会说:‘若全世界的人都去出家,世间将变成怎样的社会啊!’有一位广播电台的小姐,跑到寺中访问我,她说:‘全世界的人,大家都像你们落发,这个社会、国家会变成怎样呢?’我说:‘对啊!我第一个问你,你就不出家了,哪有可能全世界的人都出家呢?从佛陀以降有多少人出家呢?’世间的年轻人,大部分人都要结婚生子,很少有人要出家的。像女众,若要她出家,她会对著镜子说:‘我头发这么漂亮,怎可理掉呢?理光头不知成什么样子?想到出家,我那堆衣服不知要如何处理?’顾虑得很多很多,没那么容易啊!所以,爱的执著是难以除掉的,很难断。
  是故,要修行爱就必须很平淡,随缘是最好的。‘我爱’是第二大烦恼。
  
第三,我慢:我慢就是骄傲,尤其是男众。女众是嫉妒。慢,就是自尊;也就是一种‘强烈的自尊’、‘强烈的优越感’随时充塞整个心中,内心不容许别人伤害到他,这就是‘我慢’。
  所以去掉‘我慢’要从‘忍辱’下手,方能断除。佛当时在世时,有一位老人到佛陀前面,一直骂佛陀......,佛陀默默的没有回答一句话。(沉默,或许是最有效的抗议。)骂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后说:‘佛陀,你怎么不讲话呢?’佛陀说:‘你骂完了吗?’他说:‘骂完了。’佛陀说:‘既然骂完了,我请问你:“假如有一个人送礼给对方,对方没有接受怎么办?”’这位老人说:‘自己带回去啊!’佛陀说:‘对了,今天你骂我,我都没回答,你自己全部拿回去吧!’
  要是我们,怎能做得到呢?有人骂我们时,我们可能比他骂得更大声,这就是‘我慢’的存在。我慢是很难去除的。女众并不是没‘我慢’,看她们外表温柔、美丽,若起我慢时,却是不可说、不可说,那也是一种慢。所以,修行必须从根本下手。
  佛告诉我们,印光大师也教我们,要如何去掉‘我慢’:看一切人都是
菩萨,唯我一人实是凡夫。如此,方能破除‘我慢’。遇到任何人都把他看成菩萨,只有我最差,最没有用。所谓最没有用的人,不是消极的抗议,而是一种扎实的内涵。不抬高自己就没有危险;抬高自己就是注视自己的优越感,希望别人的肯定而存在,因此他的内心受不了刹那之间的伤害。
  所以,
常受别人赞叹的人,是世界上最脆弱的人,因为他接受不了逆境和建言。你对他一切的忠谏,他甚至对你排斥,恨你一辈子。所以,一个无知的人长时间处在一种养尊处优的自我优越感中;坚执自己的主观认为,这是一种严重的心理障碍。而这种‘我慢’很难去除。
  因此,若要修‘忍辱’,我深深体会到,一开始你就要能够对任何人都有礼貌,常常向别人低头,慢慢地培养出‘无我’;像这样持之以恒、天天如此,总有一天你会成就的。
  第四,我痴:知见有毛病叫作‘痴’。也就是看法太肤浅了,不能够切合实际,也不能透.视;生活在自我意识的迷茫当中,视线被挡住了,缺乏智慧。
  有智慧的人像太阳一样可以放射出耀眼的光芒,把世界照得一目了然,能够放眼看天下。有‘我痴’的人,都是近视者,只能看到近处,看不清楚看不远,这就是一种愚痴,缺乏智慧。有智慧的人,遇到任何事情,不会常去惦记著谁对不起他,而恨他、怨叹他。有智慧的人会回光返照,先自我内省,看自己的错误,责人先责己于人。
  ‘能举千斤重的人,不能举自己于一毫端。’就是说能够拿一千斤重的人,没有办法将自己举起来。所以,世界上的人都是对自我强烈的占有、过于肯定自己,这都是一种严重病态的愚痴。因此,没有智慧的人,就不能透.视人生。
  活在强烈的烦恼当中,这就是唯识学所说,第七意识里的四大根本烦恼。没有智慧,佛门内也同样会有这些烦恼:有些人学佛以后,愈学愈我慢,看了几本经典,就指责出家人,这也不对,那也不对。以在家人的身份管到出家人,变成维摩诘居士;你要真有能力才行啊,否则这是不如法的。
  
在佛制的戒律当中,比丘尼不能看比丘的戒律,沙弥、沙弥尼不能看比丘、比丘尼的戒律,在家人不能看比丘、比丘尼的戒律。
  佛为什么不让人看比丘、比丘尼的戒律呢?比丘戒二百五十条戒律、比丘尼戒有三百四十八条;因为戒律是圣人为凡夫所定的,正在修行中的比丘、比丘尼,行为一定还会有所偏差的。不可能每一位修行人都如释迦牟尼佛那样完美。
  要是在家人用这把尺来量出家人,他每天就会发现师父犯戒,就好像只有他自己没有犯戒似的。更何况,他所看到、所认为的,又不一定正确。所以,常常看别人错误的人,本身就有缺陷,因为他没有时间检讨自己。没有时间自我检讨,眼睛却一天到晚看别人的错误;他看到别人面颊黑黑的,不知道或许自己的脸比别人更黑。
  有一位在家居士,去找一位比丘,他说:‘本来我想要出家,但到了寺里,发现出家人真黑。’那位师父听了说:‘我们出家人真黑,你们在家人黑得出汁。’不要以为出家人理了头发,就变成圣人;修行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成就的。更何况,一个人不看自己,成天看别人,当然怎么看都会有意见、都是别人的错,不是吗?
  另一方面来说,‘忍辱’的确是最难修行的;布施还比较容易,忍辱就困难多了。以前在雷音寺有一位比丘在厨房,很发心、很勤快,做事情非常认真;有一天有人说他做的面粉、馒头不好,他一听就说:‘你行,你来做吧!’东西放著就跑到楼上休息去了。你想想,我们能恒久为三宝做事,但就无法接受别人的一句建言或批评。
  ‘忍辱’或‘忍耐’多么难修啊!‘任劳易,任怨难,劳而不怨难。’有人发心为三宝做事,你就必须随喜赞叹:‘菩萨,你真慈悲......’;如果你建议他,他就不高兴,不能接受。所以,我们的意识深层,先天就有一种顽强的力量。虽然我们很想用理性去控制言语与行为,以符合中庸之道;我们希望对自己的言语与行为负责,也不想伤害到别人,但有时候就是按捺不住。
  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愿意生活在自我与束缚之中,也没有人愿意活在别人所错觉、所否定的价值观念上。但是,想用理性去疏导自己,先天的顽强力量却使他挣扎不出;在极端的矛盾当中,他还是发脾气,恢复到无知。
  所以,一个人理性失控的时候,他无知就出来了。因此我告诉大家,也许我们的修行都还很浅,虽会念佛,但还放不下一切;都快命终了还老惦记著自己的会款或身外的钱财,佛念了几十年,几十万元却仍然放不下。
  ‘贪爱’这种东西,从无始劫以来就存在意识当中,只知道要往生极乐世界又有什么用呢?所以,这种非‘理性’所能疏导的东西,就叫作根本烦恼,这不是用初浅功夫所能克制的。
  我们今天就是随著四种根本烦恼所造成的业力而循环、轮转,我们没有办法控制自己。能控制自己的人就是圣者,不能控制自己就是凡夫。佛能明心见性,不为内在主观所迷惑,不受客观环境所影响;主、客二观行于中
道,是名佛道。
  所以我们要修持,一定要先破这四种执著。想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不处理这些烦恼,就算你每天听经闻法如何用功,也只是表面的功夫。一定要在逆境现前之时,
越对你不好的人,我们越将他视为菩萨。他是来成就我们的,一定要感激他;他用逆境磨我、考验我,真是太慈悲了。
  佛门中的众生,有很严重的错误。若劝人不必听经闻法,只要一句‘阿弥陀佛’念到死就可以了不听经,你的心结能打开吗?假若只念佛不必听经闻法,佛陀讲了四十九年的法岂不是废话吗?我告诉你们的佛法,我也不一定每一种都能做到;但我把佛说的,拿来告诉你们。你们不要不听经闻法;念佛机会天天有,听经的因缘不一定天天有。所以有师父讲经,就必须好好把握;听完经典回家,处理世间的事情会觉得清凉多了,任何事情都能清清楚楚。
  当然,要有真正的功夫,要有‘忍辱’的功夫。‘忍辱’修成功就有‘禅定’之境,就能持戒、布施,一切如如不动,就是忍辱到最后的功夫。
  与佛性相应就是忍辱,所以,在大般若经中云:‘若有菩萨摩诃萨,修行精进之佛道,于百千万亿劫从不懈怠,不如一人修一朝一夕忍辱之行。’意思就是说一个人若只知精进用功,一直拜佛、念佛,但是我见、我爱、我慢、我痴很重,没有一点忍辱、宽恕别人的心,那么这是没有什么用的。所以,忍辱的功德很大。
  要往生西方极乐世界,首要也必须有忍辱心才行。不然,逆境现前,不能忍辱而生气,恐怕就落入三恶道去了。临命终时不能发脾气。

     (廿二)
  而学佛、念佛的人,所修的就叫作净业。净业的意思就是无所著;念佛必须对目前能有的环境好好把握,而且要放下所有顺境或逆境,如此,才叫作修清净业。
  假如说:一个修行人受到顺境或逆境的影响,烦恼还舍不下,就不能说是修净业。我们之所以说‘净土法门’,就是要不执一切相;不著相就有定功,临命终时,佛来接引就不会颠倒。因此,阿弥陀经中说的‘心不颠倒’、‘一心不乱’;二千六百多字的阿弥陀经中,这八个字最为重要。
  要知道,临命终时,一心不乱、心不颠倒是相当不容易的。我们假使执著虚妄的世间,一切就颠倒了;如果能放下,一切顺逆、善恶都无所著,才算是真正在修‘净土法门’。不是说拿著念珠念佛就能放下的。要不然你就必须像老太婆的功夫一样,老老实实在一句佛号上。
  回到‘业力’来说。‘业力现前能敌须弥,能深巨海,能障圣道。’所以,业力该来的一定会来,躲也躲不掉。
  以前有一位禅师,已经开悟了,有一天眼晴
却无由地肿起来,一个小沙弥嘲笑他:‘师父,您不是道行高深,眼睛为何肿那么大呢?’师父说:‘修行是修本性,眼睛肿痛是皮肉,有什么关系?’小沙弥说;‘您道行高深,怎么不自己解厄呢?’师父说:‘这种事情是不能解厄的,这是一种果报,业力成为果报是不能改变的。’
  果报假如能解,释迦牟尼佛就可以把即将死去的徒弟目犍连、舍利弗、迦留陀夷统统救活了,他们也不会都在释迦牟尼佛入涅槃前先去世。这位迦留陀夷去化缘时,看到一对奸淫男女。这位女人就告诉男的,被这位尊者看到偷情之事,恐怕他会告诉她的先生。于是男的拿一支刀从背后追赶而上,把这位尊者剁成五块,抛弃在城门东侧的粪池中。证了阿罗汉果仍然遭分尸之祸。
  目犍连也是被执杖外道以瓦石
击死。对圣者来说,该还的果报仍然逃不掉。当然,对他们来说,这样死去也没什么妨碍;他们已经神通自在,只是示现一场戏罢了。
  但这留给我们一个启示,果报是逃不掉的。不同的是:
圣者遭果报时,依然展现出那种自在、自然,不像凡人遭果报时,所表现的不满、怨叹与苦恼无量。
  证入圣果的人,遭果报都不会痛苦了;不像一般人,少许逆境就无法忍受。所以,鼓励各位赶快念佛、修行。所谓‘万般带不去,唯有业随身。’

怎样看待圣人所受的果报。听经闻法能打开心结 - 乘华 - 红莲
  评论这张
 
阅读(25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