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莲

让美好树立,是我们一生的雕琢。

 
 
 

日志

 
 

【转载】慧律法师楞严经讲座十六:五十阴魔 17集(讲义和义贯综合版)  

2017-02-02 20:41:50|  分类: 慧律法师楞严经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接下来是1457,

      【子二 状示行阴区宇】

        经文:【生灭根元,从此披露,见诸十方,十二众生,毕殚其类,虽未通其各命由绪,见同生基,犹如野马。熠熠清扰,为浮根尘,究竟枢穴,此则名为,行阴区宇。】

        这一段很难,但是有佛学基础的,就不会很难,反而觉得很轻松,这一段要好好地做一下笔记 ,什么叫做生灭根元?根就是根本,元就是元由,上面如果补上两个字就更透彻,叫做“一切”生灭根本之元由。

它怎么来的?生灭怎么来的?就发现了(是)第七意识,行阴。从此披露,一切生灭的根本之元由,从此,披就是披敷;露,不是显露。显露(的意思),所以能怎么样呢?有这个能力,故得,见诸十方,十二众生,就是十二类众生(“之生灭”),那么这个后面,如果不补上这三个字,还看不懂,后面加三个字:“之生灭”,这补上三个字,你才知道:喔!它原来是在讲生灭。

        那么这句的意思就是,一切生灭的根本之元由,从此披敷显露。所以能得到,见有这个能力,见诸十方,十二类的众生之生灭,毕殚其类,毕殚其类就是完全的能看见、看尽,毕殚就是尽,尽十二类都看得非常清清楚楚,

       这其类虽未通达,其类,就是毕殚其类,然后虽未通达,这毕殚其类的类的后面要补上:“行阴所覆故”,因为行阴所掩盖住,所以其类,类的后面补“行阴所覆故”,就是正因为行阴还盖着,行阴所覆故,虽未通其,就是虽然因为行阴所覆故,所以还没有通达到十二类生。其各命由绪,各,各就是各各;命就是受命;由就是元由,无由;绪就是头绪,就是各各受命元由头绪,这一段是识阴。

        接下来,见同生基: 见的底下补四个字:“七识种子” ,见到了七识生灭的种子;同就是众同分,大家有一个共通性,就是微细的我、法二执的生灭七识种子;生,就是生死;基,就是基础。

        那么本段把它贯串起来,就是:因为行阴所覆故,虽然还没有通达十二类生,其就是他们的,各各的受命、元由、头绪,所以各命由绪是指的是微细的识阴,(就是)还没有办法通达到第八意识的意思,虽未通其各命由绪,意思就是还没有办法,因为行阴所覆故,所以,还没有办法通达十二类,他们各各受命元由的头绪,就是还没有通达到第八意识的识阴,所以各命由绪是指识阴,见七识的种子 ,众同分里面,生生死死,死死生生,这种基础,所以见同生基是指行阴,各命由绪是指识阴,(识阴)更微细。他有能力,只能见到七识的种子 ,怎么样?众同分生死的基础,就是行阴,所以一切众生共同的生死基础,就是七识种子。是指他的能力到什么地方呢?当一个修行人明鉴了,同分指生死基础,就是见同生基这个能力,强调这个能力,所以见同生基,就是见到众同分,第七意识的生死的基础。

        当他明鉴了同分之生死基础的时候,这个时候境界是什么样呢?犹如野马,熠熠清扰,注意!这个野马,不是你外面那个跑在非洲上那种野马,或者蒙古那种野马,这个野马,是出自《庄子》,就是我们以前所讲的,渴鹿阳焰的另外一种比喻,这个渴鹿阳焰,是因为阳光,在这个大热天里面,阳焰天里面,反射出来一种海市蜃楼,这个野马,是田野间的浮起来的气,像有又像没有,所以野马是田间浮上来的一种气,贴在地面上,阳光一照射,它有光线,就像野马在奔腾,底下那个灰尘有一些光亮,所以田间的浮游之气,

       就像、就是野马,这个也是一种比喻,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但有相,但是它没有体,但有其相,可是没有这个实体性,叫做野马,所以这个野马,类似海市蜃楼、渴鹿阳焰,这个野马,只是比喻的角度不一样而已,海市蜃楼,是阳焰照射、投射出去的海市蜃楼,而这个野马、是指田野间若有若无的浮上来的气,而这个气,但有相,但是没有体

       犹如野马,熠熠清扰 ,这个熠熠,含有很多重的意思,我们一步一步,一个角度、一个角度来解释,这个熠熠,它的本义是:是说有闪烁,光亮地,闪烁而光芒的样子,查这个辞典,这个熠熠:就是小明,或者是微明,就是亮度不是很大,有一点小小的微细的光明,叫做小明,叫做微明,一点点的光明,这个叫熠熠,这个它从字面上来解释,就是闪烁而光芒的样子;但是从法上来讲的话,熠熠,就是指微细的生灭用比喻来讲,就是熠熠。注意听!它比喻第七意识的形相,微细、忽起忽灭、若有若无,凡夫没办法觉察,太微细了!譬如说指甲,睡一个晚上,指甲长了,这个就是熠熠清扰;或者是说我睡一觉,我的头发长了;或者小朋友睡一觉,第二天长高了一点点;知道吧?这种新陈代谢达到微细的,几乎我们凡夫观察不到这个就是熠熠清扰),所以,这个熠熠,从字面上来讲,叫做闪烁而光芒的样子,是小明,是微明;但是从表法的角度来讲,是比喻第七意识的形相忽起忽灭,若有若无,微细生灭,难以觉察,(第七意识微细生灭)它粘在八识上,难以断除。非常难以断除。

         接下来,解释清扰:清就是轻清;扰就是扰动,这个是恢复到前面(第六意识)来比较,我们说:不同于第六意识,第六意识是粗相,前面讲的,已经尽了,(到)这个是第七意识的细相,所以叫做轻清,清就是不同于前阴之重浊,我们说想阴魔是重之浊嘛,现在不一样了?用这个清字,是第七意识的微细跟第六意识的比较,第六意识是重浊;第七意识是轻清,这个是比较词。那么扰,就是扰动,是比喻什么?比喻,(第七识)比八识更为扰动,这个是清,是第六意识跟第七意识来比较,所以,这个时候,第六意识是粗重,第七意识是轻清。

       在座诸位!如果跟第八意识来比较的话咧?第八意识又更微细了!所以第七意识就叫做扰动,第八意识呢?它微细到几乎看不出任何的扰动,所以,清是跟第六意识比较,第七意识当然就比(第六意识)较清,扰动,是指第七意识跟第八意识来讲,第七意识还是比(第八识)较粗糙,它(第七识)跟第八意识来比较)是有扰动的现象。

       为浮根尘,浮根尘就是我们的色身,众生的根身指十二种类的这个人生的色身,叫做浮根尘,因为众生的身体都不一样,人跟老虎,不一样;人跟大象,也不一样;跟昆虫也不一样,为浮根尘,各各不一样,各各不同。那么各各不同,怎么样?究竟枢穴,究竟枢穴是什么意思啊?这个枢,就是门的轴;穴,就是门的臼。我们以前古时候的门,你看中国的古代的建筑,这两个门一打开,不是像我们现在一个门的,都是两个门的,就算你单一个门,它一定有枢,枢就是门的轴,门的轴的最底下,有门的臼,臼,就像要用石头做的,或者用木头做的,穴就是门臼。

        那么究竟枢穴,是什么意思?究竟枢穴,就是究竟“转变之机,尽在行阴”,要补上这八个字,这究竟转变之机,所有的转变,统统在行阴!简单讲,所有的生灭,因为有第七意识,注意!在唯识学讲,第七意识全部破尽的时候,第八意识同时变成金刚智,第七意识破尽了,就没有所谓的第八识,这个时候,你观念要想清楚,简单讲,第七意识是深深粘着第八意识,当它最后那一念断的时候,七、八同时清净!讲解的时候,要讲第七意识,再来就要破第八意识,真正在修行的时候,在唯识学里面讲,这一念很重要,到金刚地的时候,破除所有的我、法,俱生我、法二执,微细的那一霎那,七、八同时清净所以经典讲的略有一点不同。

        究竟转变之机,统统在行阴,这个枢穴是什么意思?由于有这个枢穴,所以门才有开跟关;由于行阴故,所以根跟尘得以生灭,注意!这几个字是非常非常重要的!由有枢穴,所以门有开有关,也因为有行阴,所以根跟尘才得以生灭。简单讲,生灭的根源都来自于行阴,微细的行阴,所以这个叫做究竟枢穴,枢,是指门的轴;穴,是指门的臼,门臼(用枢穴来比喻行阴的主要。我们以前凹进去有那个捣臼,我们磨那个糯米的那个,就凹进去那个臼,那个臼,如果你稍微活在古代一点的人,你就知道,像我们从小我们就是用那种的,用这种的枢臼。那现在的门不一样了,现在的都是用那个铁片,门的轴已经没有啦!现在没有人用这个的了,这个中国古代的传统的建筑都是用枢穴的,此则名为,行阴区宇。这个就叫做所谓行阴的范围。

        翻回来1455页,因为它很难懂,初学佛法很难去理解,所以必须repeat…就是重复,像倒带一样,所以很多比丘尼看了师父的这个光盘,她说她很感谢慧律法师,她说:很少的法师的讲经,这样子一直重复,怕你听不懂。她说:听了师父的这个法很舒服,很谢谢啦!表示我们的讲经,还有一些粉丝认同啦。我现在把它整句都贯串起来,让你有个大概!

     (回来)1455页 先讲想阴尽,阿难!彼善男子,修三摩地,想阴尽的时候,这种境界是只要你想阴尽了,就没有能所,白天跟晚上是一样的,站立跟睡眠都是真如,是人平常,梦想消灭,没有能所,梦想消灭,梦想就是妄想,无论是白天的寤的想心,或者晚上的梦境的心,统统是恒一

统统是恒一,恒一,就是统统是保持觉醒,怎么样?本觉妙明的真心得以清虚寂静,就像晴空万里,没有任何的遮障,无复有法尘的粗重前尘影事,因为五尘落下来的影子,不再去执着,观看的,现在看到的一切的世间、大地山河,统统用清净心,就像镜子鉴照出来的这外境,一切都是光明的,来也无所粘,如鸟飞过天空不留痕迹,过也没有踪迹,过去也没有任何的留下痕迹,这个境识当中,也不过方便虚受照应,所以要别,也不做分别想,了完全没有了旧时候的习气,惟一精真,惟存在第八意识的精真。

1457页,经文,一切生灭的根本元由(披敷显露)生死怎么来的?都是从第七意识微细的执着来的,从此就披敷显露了,这个生灭的根由,所以能得见诸十方十二类的众生的生灭,完完全全地看得非常的清楚,但是因为行阴所覆故,虽然还没有通达十二类的众生,他们各各受命元由,头绪的微细的识阴,还看不清楚,但是这个时候,他的功夫已经能够见到第七意识的微细生灭的种子,在这个众同分里面的生死的基础,也就是行阴。当我们明见了众同分的生死基础的时候,这个时候就像田野间的浮气,这个浮气,但有相却是无体,就像《庄子》所讲的野马熠熠,这个熠熠就是你见到了微细的生灭,你见到了第七意识的形相,忽起忽灭,闪烁的第八意识的根本识里面的微细生灭,这个时候第七意识,因为比第六意识细,所以叫做轻清,第七意识,那么是比较细,所以第六意识叫做粗重,所以这个时候叫做轻清,又比第八意识来比较的话,第八意识又比较细,所以第七意识又叫做扰动,清,是比较第六意识而得;扰动,是比较第八意识而得

 那么接下来,就是一切众生的色身(就是)浮尘根,因为各各不同,浮根尘后面补上四个字:“各各不同”,意思就是每一类的众生,他的色身、形状、寿命都不一样,因为各各不同,但是有共同处(行阴),究竟之处,究竟的根本枢纽和这个门臼,在哪里呢?究竟的根本,统统在转变之机,尽在行阴,由于有枢穴,所以门得以开启、开关,也由于有生灭的微细的行阴,根跟尘就得以生灭, 这个就是关键,此则这个就是名为行阴,微细生灭的行阴,就是一个范围,区宇,所以说讨论的就是微细的生灭,生命的根元。

 讲义原文:

 【生灭根元者:一切生灭,根本元由,及第八识中,所含七识种子;以有微细生灭,为行阴根本,所有生灭,皆由此流出。前为想阴所覆,故不能见,今则想阴动念既尽,行阴生灭根元,从此披敷显露。故得见诸十方,十二种类,众生生灭,毕竟克殚其类。殚,犹尽也。  各命由绪,为识阴;同分生基,为行阴;今为行阴所覆,故曰,虽未得通达十二类生,各各受命元由头绪;而见七识种子,同分生基,犹如野马,熠熠清扰。野马非尘埃,即田间游气,春晴伏地可见,其状如水,其光如焰。庄生呼为野马,佛经多称阳焰,渴鹿逐阳焰,远望如水,至近则无。此阴前于二卷,五阴科中,彼约迷位,取其粗相,譬如瀑流;此约修位,取其细相,喻同野马。以喻行阴,幽隐微细动相。熠熠,小明也,以喻行阴动相,忽起忽灭也。

清扰者:拣异前后之辞。清是轻清,非同前阴之重浊;扰是扰动,非同后阴之澄湛。为浮根尘,究竟枢穴者:浮根四尘,乃众生根身;十二种类,各各不同;而究竟转变之机,尽在行阴。枢者,门之轴;穴者,门之臼。由枢穴故,门得开关;由行阴故,根尘得以生灭。此相不尽,生死难脱,是则名为行阴区宇。初始修未破区宇竟。

  法师讲解:

生灭根元者:一切生灭,根本元由,及第八识中,所含七识种子;以有微细生灭,为行阴根本,所有生灭,皆由此流出。前为想阴所覆,故不能见,今则想阴动念既尽,行阴生灭根元,从此披敷显露。】想阴尽了,当然行阴就现前,所以这个行阴现前,【故得见诸十方,十二种类,众生生灭,毕竟克殚其类。殚,犹尽也。 】完全看尽了,很清楚。【各命由绪,为识阴;同分生基,为行阴;今为行阴所覆,故曰,虽未得通达十二类生,各各受命元由头绪;而见七识种子,同分生基,】就像怎么样?【犹如野马,熠熠清扰。野马非尘埃,即田间游气,】浮游之气,【春晴伏地可见,】伏地就是趴在地上的一种气,可见,【其状如水,其光如焰。】焰就是光焰、光明。庄生就是庄子,【庄生呼为野马,佛经多称阳焰,渴鹿逐阳焰,远望如水,至近则无。】跟海市蜃楼的比喻是一样的,但有相,而没有实体。【此阴前于二卷,五阴科中,彼约迷位,取其粗相,譬如瀑流;】瀑流,让大家都看得很清楚,就像水的瀑流,没有、几乎没有间断的生灭,瀑流,就是大众皆见的一种生灭,没有间断的生灭,让大家容易了解,就是我们的第七意识,前面用瀑流比喻,是因为找不到间隙。【此约修位,】现在是修正位,是三昧位,是不是?现在继续在修首楞严三昧,这个时候,【取其细相,】就是他有观照的功夫,所以喻同野马,【喻同野马。】就比喻第七意识像野马,这个就是比较细,用瀑流就是比较粗,让大家能够看得很不清楚。现在是修三摩地的第七意识,用野马来比喻,若有若无,这个第七意识忽起,就是第七意识的形相很微细,忽起忽灭,若有若无。【以喻行阴,幽隐微细动相。】这六个字要背起来,第七意识的形相是什么?幽隐微细动相。这六个字一定要背起来,如果有一天你出去,你听师父的楞严经,那我问你:第七意识的形相,是什么?幽隐微细动相。马上向你合掌,你怎么会棒成这样!刚好背到这一句啦!有时候就很巧合,考试就是不一定,所以这一句要背起来,第七意识的形相是什么?幽隐微细动相。接下来,【熠熠,小明也,】小小的光明,【以喻行阴动相,忽起忽灭也。】若有若无。

清扰者:拣异前后之辞。清是轻清,非同前阴之重浊;扰是扰动,】(第七识)非同前阴,前阴就是第六意识,非同后阴,后阴就是第八意识,【非同后阴之澄湛。】所以轻清是跟第六意识比较;扰动是跟第八意识比较的。【为浮根尘,究竟枢穴者:浮根四尘,乃众生根身;十二种类,各各不同;而究竟转变之机,尽在行阴。统统看行阴啊!为什么要轮回?就是因为有第七意识的执着、的微细生灭,为什么?孔子在江边,看到了水流,就说: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消逝,这个就是指生灭的行阴。【枢者,门之轴;穴者,门之臼。】这个臼,舂米器,古时候掘地为臼,后来用木头或者是石头做的一个臼,让它固定那个门轴最底部。由枢穴故,门得开关;由行阴故,根尘得以生灭。】所以生灭的元由,从哪里来?从第七意识行阴来。生死的根本,从哪里来?从第七意识行阴来。十二类的生死,从哪里来?从行阴来,此相不尽,生死难脱,是则名为行阴区宇。】现在我们就有一点谱了,要不然这个实在是看不懂啦!【初始修未破区宇竟。

{《义贯》注释:

生灭根元从此披露”: “生灭根元”指行阴,生灭根元含有第八意识二个,注意喔!生灭根元含有两个,(一个)指行阴,还有(第二个)生灭的根元,含第八意识,第八意识是最极微细的生灭根元,要牢牢记住!这个生灭根元,不是只有指行阴喔!这一点你一定要特别注意!如果说:你的生灭根元,这行阴,那错了!那行阴从哪里来?行阴当然从第八识的种子显现出来,所以生灭的根元有两个:一、微细的生灭根元是行阴;还有一个,最极微细的第八意识。(所以)千万不能弄错。﹞(生灭根元)指行阴,含第八识以及八识中的七识种子。全部统统是!又以有微细生灭,为行阴之根本,所有生灭皆由此流出。

在此之前,行者之行阴为想阴所覆,故不能见;如今想阴既尽,生灭根元的行阴从此披露。“披露”,揭开显露。

十二众生”:既就是十二类生。

毕殚其类”:“毕”就是完全。“殚”就是尽。

虽未通其各命由绪”:“通”就是通达。“各命由绪”,各自生命之根由端绪,亦即也就是识阴。

 “见同生基”:“同”就是众同分。“生”就是生死。“基”,就是基础。这我们在《楞严经》讲义,就讲了很多次,就是一直在重覆了!谓明见同分之生死基础,此这个是指行阴,乃七识之种子。

 犹如野马”:“野马”,即就是野马尘埃,与阳焰同,亦即也就是海市蜃楼之义,谓但有其像,而无体可得。《庄子·逍遥游》这么说“野马也,尘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野马”,是指田野的浮游水气,似有若无,本来是一种尘埃奔腾,就像野马在跑一样啊!似有若无,所以这个野马跟海市蜃楼,表法是一样的,是尘埃也。生物之以息相,“息相”,就是呼吸啊,我们息相,就是风吹,叫做息相。“吹也”吹也,就是生物的一种呼吸,一种动态,生物之以息想吹也,“吹”就是风在吹的一种相,所以这个“息”,就是风吹的意思!风吹了,然后早上这田野的浮游的水气啊,微风这样一吹,好像在飘,又好像有,又好像无,有一点粘在地上,又有一些浮上来,可是也不是很大动作,这“野马”就是尘埃,生物之以息相吹也。所以海市蜃楼是阳光啊,那渴鹿阳焰啊,那么这个野马,是庄子的田野的浮游水气。

熠熠清扰”:“熠熠”,就是微明。“清扰”,就是其体轻清扰动,此为描写行阴幽隐微细之动相,亦即是其生灭之相。

为浮根尘”:即就是浮根四尘,亦即也就是指一切众生之根身(身体)。

究竟枢穴”:“究竟”就是究竟转依。“枢穴”就是枢纽,即也就是决定的关卡。谓众生之根身是否能转依,即以此行阴能否得破,作为决定之关钥。以有行阴故,生死门方开,根尘因此现出生灭;此相不尽,生死难脱。

《义贯》义贯:

阿难,彼”透过想阴十境之“善男子修三摩地”,其“想阴”若“尽者,是人”持心“”等“”住性定,一切如“”之“”阴已经“”除“”尽,“”时无想、“”时无梦,其心清净“恒一”,本“”妙“”之清“”寂“静,犹如晴”明之“无云翳,以想阴已尽故,无复”依于想阴之“粗重”现“”五“”落谢之“影事”;以无想阴之拘执故,其心毫无留滞,故所以观诸世间大地山河,如镜”之“鉴明”,物影“”现之时,镜于物影亦“无所粘;物”影灭之时,镜中亦“无踪迹可得彼心如镜,但虚受”鉴“”反“”而已,并无实体于镜中来去,像灭之时,诸识中“”然“”有“陈习”旧时候的习气之迹象留下”存“”识“”之“”体就是第八本识。

于是一切生灭根元”之行阴本体“从此披露”显现,故得“见诸十方”之“十二”类“众生”,且“”竟“”尽“其类,虽”犹“未通”达“其各”自生“”之根“”端“就是识阴,但已明”其“”分“”死之“”础行阴,见其“犹如野马”尘埃、阳焰海市蜃楼,“熠熠”微明、其体“”轻微细“”动,是“”一切众生“浮根”四“”所成之根身,能否“究竟”转依解脱之“枢穴”(这时候的境界是)此则名为”本心被“行阴区”拘于其狭“”中之相。}

1458页,

癸二 终破显露妄源

经文:若此清扰,熠熠元性,性入元澄,一澄元习,如波澜灭,化为澄水,名行阴尽。是人则能,超众生浊,观其所由,幽隐妄想,以为其本。

这个这一段是指行阴尽的时候,那个时候,境界可不得了了!若此清扰,清,就是指轻清;扰,就是扰动;熠熠,前面讲的,熠熠,若有若无的生灭,熠熠,生灭之根元。所以熠熠中间加四个字,熠熠“生灭之根”元体性。

若此轻清扰动,熠熠生灭之根元体性,怎么样?只你要你有功夫,体性一入于元澄,就是元本澄清之际,就是指第八意识,就是水浪停息啦!我们常说,想阴如洪波,大的波;行阴如细浪;想阴如洪波,想阴那个波,因为能所不断,这波浪比较粗;行阴就像细浪;识阴就像无浪的流水,水在流,可是没有波浪;真如觉性就像湛然的止水,后面会讲到。

这个我们的体性,只要一入于元本的澄清之际,这个水浪就自动停息,一入于澄清的本际,一澄,就是你只要一入于澄清的本际,怎么样?第七意识,本元习气,就是第七意识的细相,这个形想,还有如第七意识后面,所引起出来的如波澜灭,

诸位!把笔拿出来,元习,是指第七意识;波澜,就是水浪比较高,就是波澜,这是指第六意识。好!元习叫做本元习气,那么波澜就是指第六意识,水波比较大的浪,比较大的浪,叫做波澜。所以,这个第六意识粗糙的灭,就是这个时候一入于澄清的本际,这个时候第七意识的本元习气,还有第六意识的波澜,统统灭!想阴魔的波澜灭,化为澄水因为这个第七意识,还有第六意识,这个都是清净的水,只是因为风,无明的风一鼓动起来,变成有什么第六意识、第七意识化为澄水,一识也没有啊!唯是一心,唯是真如啊!名行阴尽了,名行阴尽,后面补六个字:“种子习气俱尽”,要不然看不懂,是人则能超众生浊,这个时候是人则能超越众生浊,观其所由,幽隐妄想,以为其本,微细到难以觉察的生灭相,生灭的妄想叫做幽隐,我们知道,幽,就是暗处,难以觉察;隐,就是不是很明显啦,没有显现,也难以觉察;所以这个中文的这个名相,用得太棒了!实在厉害!美不胜收。

幽隐妄想,以为其本。所以第七意识就是幽隐妄想,幽暗又隐藏得很深、很细,幽隐妄想,以为其本。

我还是把这个整段用这个白话再贯串一遍,若此轻清扰动,熠熠生灭之根元体性只要这个体性一入于元本的澄清之际,进入了第八意识,水浪,这个时候就停止,一入于澄清的本际,包括第七意识的细相,跟本元的习气,还有第六意识的如波澜,波浪的大浪也灭了,这个时候,六、七统统化为清净的水,入于第八意识,名行阴尽,这个时候,种子跟习气统统尽了,当种子习气断尽了,是人则能超越众生浊

那么第七意识怎么来的?观其所由,这个第七意识生灭怎么来的?就是因为很难观察的,隐藏在幽暗的、又不明显的一种妄想,就是微细,幽隐妄想,就是微细到难以觉察、难以观察的生灭细相的妄想,以为其本。

  讲义原文:

若此轻清扰动,熠熠生灭之根元体性,因定力转深,此体性一入于元本澄清之际;后文所谓,湛不摇处是也。元性:生灭根元体性,即第七识。  元澄:水浪停息曰澄,即第八识。一澄本元习气,即第七识行阴。种习俱尽,而复还识精元明之体矣。故曰如波澜灭,化为澄水。以想阴如洪波,行阴如细浪,识阴如无浪流水,真觉体性如湛然止水;今化为澄水,名行阴尽。《指掌疏》云:按耳根圆通,此当空所空灭。言前于觉所觉空时,宛尔有个能空心生,所空觉灭,仍属细流,即是八识中,第七识种子,名为生灭根元。今于行阴尽时,性习都尽,故能空与所空,而俱灭矣。所以不能复真者,以犹为识阴所覆故。

是人则能超众生浊者:如前云,知见每欲留于世间,业运每常迁于国土,相织妄成,名众生浊。以行阴生灭不停,业运常迁,遂成众生知见,浑浊真性。今者,行阴既尽,则众生浊自然超越,超越之后,反观行阴之所由来,元从幽深隐微妄想,以为其本。初具示始终竟。

  法师讲解:

 若此轻清扰动,熠熠生灭之根元体性,因定力转深,此体性一入于元本澄清之际;后文所谓,湛不摇处是也。元性:生灭根元体性,即第七识。元澄:水浪停息曰澄,即第八识。一澄本元习气,即第七识行阴。种习俱尽,而复还识精元明之体矣。故曰如波澜灭,化为澄水。】底下这几个字,统统要背起来!以想阴如洪波,行阴如细浪,识阴如无浪流水,真觉体性如湛然止水;】我现在念,你们回答!强化印象!想阴如洪波,行阴如细浪,识阴如无浪流水,真觉体性如湛然止水;那这样子印象,回去就很清楚了,这个比喻太好了!这背起来!湛然止水就是我们的真如体性。今化为澄水,名行阴尽。《指掌疏》云:按耳根圆通,此当空所空灭。就能空跟所空都不可得。【言前于觉所觉空时,宛尔有个能空心生,所空觉灭,仍属细流,即是八识中,第七识种子,名为生灭根元。今于行阴尽时,性习都尽,【性就是指种子,习就是指习气,这个性不是指本性,性习都尽,就是与生俱来的叫做性,就是种子,叫做性习都尽,就是种子跟习气都尽。【故能空与所空,而俱灭矣。所以不能复真者,以犹为识阴所覆故。是人则能超众生浊者:如前云,知见每欲留于世间,业运每常迁于国土,相织妄成,名众生浊。】

在这里,你就知道,修行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拣便宜,没有!你看到这个生灭的行阴,你就知道,修行,注意喔!这一句能够破行阴,修行是点滴功夫,没有便宜的事,那个生灭的微细,没有下过功夫,你就是磨不掉,你很想修行,可是没下过功夫,你只能在边缘上游走,没办法进入修行的核心,诸位!断生灭,断微细的生灭,这个就进入修行的核心,因为这样才有办法接近涅槃啊!

诸位!微细的生灭进去就是不生不灭。在座诸位,如果修行可以拣便宜,有什么越来越快的,你不要相信这一套!修行真的是点滴功夫,一点都不能造假,也不能逾越这个次第,没办法的!就算我们顿悟了,本性了悟我们不生不灭的本性,问题是习气还在啰!习气还在啊,理跟事都要圆融,理上来讲,一切法无生,究竟圆满。可是事相呢?事相,我们依旧是凡夫,还没有三十二相、八十种好啊!我们一样贪、瞋、痴,所以你不要以为:开悟就叫做了生死了,这个还远得很呢!要有证量。

开悟,是说我对理上来讲,知道:自性就是佛。那问题还有事修啊!问题还有事修,事修就是远离杀、盗、淫,远离贪、瞋、痴啊!十方三世一切佛,只有经过缜密的事修才能成佛!要牢牢记住!像六祖那个一悟即入如来地的,六祖那个都是演一出戏给你看的!六祖在一百七十年前,就有高僧大德预言:一百七十年后某某个地方,会有菩萨来转世,演最上乘,所以六祖,这一辈子看起来是顿悟,可是人家是修无量劫了!记得!顿悟由渐悟而来的,你要牢牢记住这一句话!在座诸位!你以为师父这一辈子,这样出家,有这样的口才,或者是有这样的这个弘法的精神,还有这个能力,那一定不是这一辈子的,有夙世的善根,还要后天的精进啊!所以这一辈子,师父也非常非常地精进。所以我常常告诉他们说:现在的年轻人吃不了苦,要想要像祖师这种成就,几乎很难!要吃得了苦的出家众,他才有办法成就,这一定的道理!

以行阴生灭不停,业运常迁,遂成众生知见,】知见,什么意思?知见,就是头上安头,清净自性,本然全然知、全然地见,就所谓的绝对知、绝对的见,现在变成小知、小见,所有的执着,所有的分别,所有的角度,所有的妄想,所有观念,统统就是知见!我们把无尽的全知、全能的知见,变成执着那么一点点的知见,整个宇宙其实就是我们的生命觉性,但现在不是!我们现在为了三餐,斗得你死我活,这个就是众生的知见,佛讲的:我们把整个宇宙的觉性都丢掉了!我们的觉性像宇宙那么空旷啊!众生的可怜,就是我们把整个宇宙的财物统统丢掉!而执着我们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来当做是享受,而且享受还有后遗症呢!这个就是众生的知见,看什么,执着什么!所以一个人有太多看法的那个人,那个人一辈子会很多的烦恼,如果那个人常常喜欢别人的隐私、私事,或者谈论是非,那个人一辈子都不会快活!因为他没有时间来回光返照自我,所以真正的修行人是不看众生的过的,二六地中是看自己的过失。接下来,【浑浊真性。今者,行阴既尽,则众生浊自然超越,超越之后,反观行阴之所由来,元从幽深隐微妄想,以为其本。初具示始终竟。】

壬二  中间十计

注意那个计喔!而不是说十境喔!我们前面讲,想阴是十境喔!而这里中间是十计喔!这个是关键,十计就是从内心里面执以为殊胜的一种执着,所以没有外魔,全部都是心魔!自我心中的计度,所以行阴全是内在的心魔;想阴由外在的境魔,外在的境界的魔。   

分十  癸初  二种无因  至十  五现涅槃  癸初分三  子初  标由示坠     详释其相    结成外论  今初

{《义贯》: 行阴尽相定中末相

经文:【若此清扰熠熠元性,性入元澄,一澄元习如波澜灭,化为澄水,名行阴尽。是人则能超众生浊;观其所由,幽隐妄想以为其本。

 注释

熠熠元性”:熠熠生灭之根元体性,即就是第七识。

性入元澄”:“元澄”,本元澄清者,指第八识。谓此第七识性入于本元澄净之第八识。

如波澜灭”:以行阴灭,一切识浪皆灭;由于想阴如洪波,行阴如细浪,识阴如无浪之潜流,所以在座诸位!第八意识尚且还有潜流,潜流就是表面看不出来,最微细的生灭,那么真觉体性如湛然止水。所以这个要背一下;想阴如洪波;行阴如细浪;识阴如无浪之潜流;真觉体性如湛然止水。

化为澄水”:谓以行阴灭,行阴归入于识阴,故所以行阴之细浪尽化为识阴无浪之澄水。

众生浊”:前面经文中“众生浊”云:“知见每欲留于世间,业运每常迁于国土,相织妄成,名众生浊。”

  义贯:

 “若此”轻“清扰”动、“熠熠”生灭之根“”体“第七识,其“性入”于本“元澄”清之第八识,“”旦“”清了第七识行阴本“”之种“”,心海之中便有“如波澜”息“”一般,所有的执着都平静了,所以大悟的圣人心是平静的,只要你的心还有起伏,你就不是一个圣人!此时行阴之细浪尽化为”识阴无浪之”清但尚有”,这里啊,如果不加几个字,看不懂!此时行阴之细浪尽化为识阴无浪之虽澄清但尚有流水,虽然清净了,但是还有流水,不是不动的真如啊!还有流水,只是眼睛看不到,一般人难以觉察而已啊!还有流水啊!”此为“行阴尽”相。

是人则能超”越“众生浊”;超越之后,返“观其”行阴之“所由”起,原来是从“幽隐”之“妄想以为其”生起之“”。}

经文:阿难当知:是得正知,奢摩他中,诸善男子,凝明正心,十类天魔,不得其便,方得精研,穷生类本。于本类中,生元露者,观彼幽清,圆扰动元,于圆元中,起计度者,是人坠入,二无因论。

还真难!这一段,开始做笔记啰!这一段是自己在缘于定中,而生种种的邪计,非有外境的魔事来困扰,全部都是自心妄计,就叫做心魔。看下去,阿难当知,是得正知,正知就是正见,奢靡他中,奢摩他中,怎么样?圆定发明,圆定就发明。诸善男子,凝,就是不动,就是定的意思;明,就是智慧的、不惑;凝是不动,明是不惑,凝是定,明是慧,凝明就是定慧,有了定慧,正心,心不动,心也不惑,就是正心。为什么呢?前面讲的,于想阴十境,不起爱求,当然就是凝,对不对?所以这个“凝”字,就是于想阴十境,不起爱求。当然就是定在那个地方,明也不为所惑,不贪求,不为所惑就是智慧的意思,那么这个正心,就是心不动叫做定,心不惑叫做慧,定慧均等叫做正心。

       接下来,凝明正心底下就补上五个字,“前面想阴魔之”十类天魔,拿他没办法,不得其便,(不补上字)要不然你看不懂,这一段是在讲想阴魔。凝明正心,“前面想阴魔之”十类天魔,拿他没办法,不得其便,这里一定要(再)加上八个字叫做“圆通妙行,乃可增修”。因为想阴魔尽了,要开始要进入行阴魔,当然要这八个字,叫做圆通妙行,乃可增修。

       你要魔不得其便,圆通妙行,乃可增修,方得,精就是精心,研就是研究,这后面要补上:“力破想阴”,就是方得精心研穷,力破想阴。

       诸位!凝明正心,“前面想阴魔之”十类天魔,不得其便,圆通妙行,乃可增修,方得精心研穷,力破想阴,所以这一段就是力破想阴,这个不做笔记是绝对看不懂的!一段、一段,因为它翻译的文字太简单了!前段和后段讲的又不一样,那你不做笔记,根本就没有接续点!

     (参看经文:  凝明正心,十类天魔,不得其便,方得精研,穷生类本。于本类中,生元露者,观彼幽清,圆扰动元,于圆元中,起计度者,是人坠入,二无因论。) 

       接下来方得精研,穷生类本,这中间要补上,方得精研,这研的后面补上八个字:“想阴既破,行阴即现,”没有补上这个八个字,没有办法承先启后,方得精心研穷,力破想阴,这个时候,想阴既破,行阴即现,穷生类本,他才有能力往后去修行,穷生类本,没有行阴即现,你没有办法去穷生类本啦!所以想阴既破,行阴即现,所以故得,有这个能力,故得穷,生就是十二类生,生类把它翻过来,穷十二类生,本,补上四个字:“生灭根本”,本就是生灭的根本,(就是:想阴既破,行阴即现,穷生类本穷十二类生,“生灭根本”)

      经文中的于本类中,是什么意思呢?意思就是要先穷十二类生,行阴的深本,所以欲于本类中,本类当然就是行阴,欲于十二类生当中,行阴的深本,因为唯有一直推进进去,经文于本类中,生元露者,它俩中间补二个字,本类中加二个字:“研求”,继续研究,研求什么?生元露者,生就是生灭,元就是根元,露就是显露,就是生灭根元显露者,也就是要让第七意识更明朗化,因为他要钻研嘛!(即是于本类中,“研求”生元露者,)

        经文:观彼幽清圆扰动元,彼就是行阴,观照彼第七意识的行阴是幽隐轻清的,非同于前面的想阴,(想阴是)显明又是重浊,所以观彼行阴幽隐轻清。圆扰动元:圆就是十二类生,一轮生死就是圆,所以因为没办法把十二类生,卵生、胎生、湿生、化生、若有想、若无想、若非有想、若非无想、若有色、若无色、若非有色、若非无色,那这一讲就十二类生,这个圆,在这里就是代表十二类生,这十二类生,一一都是这样,此时如果能够观行阴的迁流、微细的动相,为圆扰群动之元,圆扰,你看清楚了!叫做圆扰动元,这个扰就是扰动,群就是群动,为什么?因为这里讲的是十二类生,所以圆扰动元,就是圆扰怎么样?这十二类生扰动了群动之根元,是这样子解释的。

那么整句的意思,说:观彼幽清,圆扰动元,这个时候观照生灭的微细行阴,幽隐轻清,不同于想阴的粗重,这么微细的这个行阴,是难以观察,圆扰动元,而这十二类生都是行阴迁流微细动相,都是圆扰群动之元,所以观同分生基的总相,不起妄计,一味精研,本来就可以破,可是他不是!(他是于圆元中起计度者)

经文中于圆元中起计度者,圆元就是于十二类中,于十二类生,生灭根元之中,简单讲,就是诸行之本,就是生死之本。于圆元中,于十二类生,生灭的根元之中,诸行之本,诸位!后面一定要补上这四个字才变成外道,于圆元中,补上四个字:执为胜性。执着为最殊胜之性,叫做执为胜性。胜利的胜,不补上这四个字,你就完全不晓得他在讲什么,于圆元中,执为胜性,外道就是掉在这个陷阱里面,只有第七意识看到了十二类生的生灭根元,就执为胜性,起计度者,后面再补上四个字,起计度者,亡失本修,就堕入外道。起计度者,后面补四个字:亡失本修。

本来是修佛的戒、定、慧,三昧了,结果一掉进去,变成外道的种!因为不知道他把第七意识的生灭,圆扰动元于圆元中,执为殊胜,不知道后面还有不扰不动的真如本性,不知道就执为胜性,起于计度者,就亡失本修,本来修学佛道变外道。是人坠入,二无因论:二种无因,后面就会讲到,本无因,还有末无因。好!整句我把它贯串起来,为什么这么麻烦呢?我也不希望讲到这么麻烦的,但是我就真的知道你们的程度,我太了解你们的程度了,这个说实在话的,中文系的来看也不知道啰!这个中文系看得懂吗?没有办法,是不是?这个师父在解释都不一定听得懂,这跟文字没关系,所以佛法无关于学历,就是这样子啦!那当然你有文字的基础,听起来会比较没那么吃力,所以楞严经是中文系的,或者中文系的老师来听,哇!那个就是最棒的!为什么?因为他们有基础啊,他们有这个基础。接下来,我把它贯串起来,以下都是缘于自心的定中,而生种种的邪计,没有外境魔事之扰,统统是自心妄计的一种心魔。

好!解释一下:阿难,你应当知道,是得正知正见的时候,奢摩他中,圆定发明,诸善男子,凝心不动的定、不受诱惑的智慧的明,这个时候心不动,心不惑,定慧均等的正心,怎么样?能破前面想阴的十类的天魔,拿他没办法,天魔不得其便这个时候圆通妙行,乃可增修,方得精心研究,力破想阴,想阴既破,行阴即现,故得穷十二类生,生灭的根本,要欲穷十二类的生的根本,行阴的深本,研求生灭根元显露于本类中,就是于生灭的第七意识行阴的深本当中,研求,继续研求微细的生灭,那叫做于本类中,研求生灭的根元显露者的第七意识

观彼生灭微细的行阴第七意识,幽隐轻清,不同于想阴的粗重、重浊,圆扰动元这十二类生,一一都是行阴在迁流,都是十二类生,都是微细的动相,这二十类生都是圆扰群动的根元,就是第七意识的生灭,微细意识,观同分生基的总相只要在这个时候不起妄计,不觉得、不执为殊胜,一味的精研放下,自可突破行阴。但是外道走错路了,于圆元中,在十二类的根本本元根元之中,执为殊胜,因此在这个时候停顿了,起计度者,因为不知道后面还有一个不扰不动的真如,因此亡失了本修,堕入外道,外道种,是人坠入外道,二无因论。佛道没修成啊,没修成,变成跑到外道去

1460页,

  讲义原文:

 【此下别示,行阴十计,不言十境,而云十计者,但是想破行现,自缘定中所见,而生种种邪计,非有外境魔事之扰也。此第一、二种无因论。呼阿难而告之曰:当知,警令觉知也。是得正知者:即不遭邪虑也。奢摩他中者:即圆定发明也。凡能到此地位,俱有决定善根,故称善男子。凝明正心者:凝:不动也,于想阴十境,不起爱求。明:不惑也,于飞精附人,便能觉知。正心:双承不动定也不惑慧也,定慧均等。十类天魔,不得其便,圆通妙行,乃可增修,方得精心研究,力破想阴。想阴既破,行阴即现,故得穷十二类生,生灭根本。此上历叙,想破行现。于本类中,生元露者:此下方明,邪解起计,并非外魔,惟是自心作孽,是谓心魔。先穷十二类生,行阴深本,欲于本类中,研求生灭根元显露者,即行阴显现也。

观彼幽清,圆扰动元者:乃正观行阴;彼即指行阴,幽隐轻清,非同前想阴,显明重浊也。圆者:遍十二类生,一一皆然;即观行阴迁流,微细动相,为圆扰群动之元,观同分生基之总相,不起妄计,一味精研;自可进破行阴。今于圆元中,起计度者:于圆扰群动之元,为诸行之本,是生灭之元,如是观察,执为胜性,故起计度。并不知有不扰不动之真如,亡失本修,以是坠入二无因论。  《正脉疏》云:二无因论,乃先世外道,修心邪解,所立违理背正之恶见耳。今行现之解,适与之同,故即坠彼论中,如后车蹈前车之覆辙,故即同堕一坑□地。后文诸论,皆仿此意。初标由示坠竟。

  法师讲解:

此下别示,行阴十计,不言十境,而云十计者,但是想破行现,】这个想就是想阴破,然后行阴现,所以想破行现,很多人看不懂就补一个“阴”就是了!想阴破行阴现。【自缘定中所见,而生种种邪计,非有外境魔事之扰也。此第一、二种无因论。呼阿难而告之曰:当知,警令觉知也。】【是得正知者:即不遭邪虑也。奢摩他中者:即圆定发明也。凡能到此地位,俱有决定善根,故称善男子。凝明正心者:凝:不动也,于想阴十境,不起爱求。明:不惑也,于飞精附人,便能觉知。正心:双承不动定也不惑慧也,定慧均等。这个时候,【十类天魔,不得其便,拿他没办法,【圆通妙行,乃可增修,继续怎么样?【方得精心研究,力破想阴。想阴既破,行阴即现,】所以行阴现,【故得穷十二类生,生灭根本。此上历叙,想破行现。于本类中,生元露者:此下方明,邪解起计,并非外魔,惟是自心作孽,是谓心魔。先穷十二类生,行阴深本,欲于本类中,研求生灭根元显露者,即行阴显现也。

观彼幽清,圆扰动元者:乃正观行阴;彼即指行阴,幽隐轻清,非同前想阴,显明重浊也。想阴是精重的。【圆者:遍十二类生,一一皆然;即观行阴迁流,微细动相,为圆扰群动之元,观同分生基之总相,不起妄计,一味精研;自可进破行阴。今于圆元中,起计度者:于圆扰群动之元,为诸行之本,是生灭之元,如是观察,执为胜性,】这重点在执为胜性,到第七意识就执着、就停顿了,认为我很了不起了,所以动一念知足心、骄傲的心,你的道业就停止,不可得少为足啊!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啊!所以豁出去的人,是全身放下的,连生命都豁出去的,才有机会见性,执为胜性,【故起计度。并不知有不扰不动之真如,亡失本修,以是坠入二无因论。  《正脉疏》云:二无因论,乃先世外道,修心邪解,所立违理背正之恶见耳。今行现之解,行阴现之解,适与之同,】刚好跟它一模一样!【故即坠彼论中,如后车蹈前车之覆辙,故即同堕一坑□地。坑就是深沟、深坑等等。后文诸论,皆仿此意。初标由示坠竟。接下来两种无因,本无因,末无因;

{《义贯》: 行阴十境相中间过程诸相)

                  堕二种无因恶见(二无因论)

在座诸位!这个对初学佛法者,根本就不晓得它在讲什么?如果他有一些理解,还是很有限的,因为熏习的时间不够长的人,所以在座诸位!佛法,它很不可思议喔!你今天听经闻法觉得很陌生,很奇怪,你这样听。听……三年后,你觉得:喔!有懂了一些;十年后,你十年前看《六祖坛经》,你看不懂,十年后,一直熏习、精进、用功,修行是点滴的功夫,今天吸收一点,明天吸收一点,十年后,看那个《六祖坛经》,你会发现,哇!我十年前看不懂的经典,原来是这个意思!所以在座诸位!答案就是:熏习的可贵!正法熏习的可贵!它是点点滴滴累积而来的,没有办法一蹴即成,你又不是六祖的那种根性。一悟即入如来地,没有六祖那种,六祖那个是示现的,演一出戏给你看的了。那你就知道,所以师父鼓励你来听经闻法,就是这个道理,它的熏习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经文:【“阿难当知,是得正知奢摩他中诸善男子,凝明正心,十类天魔不得其便,方得精研穷生类本。于本类中生元露者,观彼幽清圆扰动元,于圆元中起计度者,是人坠入二无因论”:

 注释

凝明正心”:“凝”就是定,不动。“明”就是明觉、不惑。“正心”就是正持其心,指不起爱求。

方得精研”:因此才能精研而破想阴。想阴既破行阴即现。那么现就讲到行阴了。

穷生类本”:“穷”就是穷究。“生类”就是十二类生。“本”就是生灭根本意思就是,这个宇宙当中,为什么有十二类生呢?它生灭的根元从哪儿来的呢?

于本类中”:“本类”,指行者之自类。

生元露者”:“生元”,生灭之根元,指行阴。生灭根元之行阴显露。

观彼幽清圆扰动元”:“彼”就是指行阴。“圆”就是圆遍十二类生。“扰动元”,一切扰动之根元,即就是七识。谓行者此时于定中观察行阴幽隐轻清、而圆遍十二类生之扰动根元。换句话说:十二类生都是生灭,都是业感,业感就不离缘起。诸位!因为有业感,所以有缘起,有缘起,才有种种的差别,其实是所有的缘起都是业,业就是无名的妄动,无明的妄动,其实来自一颗真如的心,因为没有智慧,所以,十方的众生同一个真如。所以我们今天受了这个业力感召六道轮回,实在是痛苦的很冤枉!换句话说:你今天你过的烦烦恼恼,什么都执着,什么呢?包括你的婚姻让你痛苦不堪,有的人搞得快忧郁症了,幻觉、幻听啦,其实,这个都是很可惜!没有办法把这个真如本性拿出来用。诸位!其实你的心是幸福的,只是你不会用啊,其实我们每一个都是幸福的、都是快乐的、都是解脱的、都是自在的、都是觉悟的,只因为我们没有机会听到佛法,而听到了佛法,又觉得很深,半路又退道心,没有办法坚持到底!所以所过的日子,变成非人的生活,本来是可以过如来清净解脱的、涅槃的生活!但不我们却过着:不像人啊!有的人啊,把自己外表搞得邋遢,内心啊,又搞得像发疯一样的,内外都很辛苦!

于圆元中起计度者”:谓此行者若于圆遍之根元中,起念计度,执为胜性;亦即也就是,将所见到之行阴,计著为已见到一切法之究竟根本。误认为:行阴就是真常!此有二过,一者,不知这只是行阴之相,等行阴尽后,还有更、最微极微细的识阴,识阴尽后,方是本觉真如现前,所以故此行者离究竟证,还有一段距离,还有后面那个识阴,还有后面那究竟的真如啊!不应妄自以为已究竟,以此不自忖量觉知,故为魔所趁。二者,此行者见行阴扰动之元,即迷而不知尚有不扰不动之真如,而亡失本修因,故入歧路,因此可见依“如来密因”而修之重要。如来密因是什么?就是开悟见性,不生不灭!诸位!明本心,见本性,就是如来密因;用涅槃妙心修行,就是如来密因。

坠入二无因论”:堕入两种无因的邪论之恶见。

义贯:2380页

阿难当知,是得正知”不遭邪,于其奢摩他”圆定“中,诸”透过想阴十魔境之“善男子,凝”定“”觉、不动不惑、“”持其“”,不起爱求,因此想阴“十类天魔不”能“得其”破坏之“便”,如是“方得精”心“”究而破想阴;想阴既破已,行阴即现,故得“”究十二“生类”之生灭根“也就是即行阴之体。”行者“本类中,生”灭根“行阴已显“露者”,行者即于其定中“”察“”行阴“”隐轻“清,圆”遍十二类生“扰动”之根“亦即也就是七识,而此行者若”彼“”遍十二类生之根“元中起”虚妄“计度”,执为究竟之胜性,“是人”即因此而“坠入”外道的“二无因”邪“”之恶见。}

子二  详释其相  分二  丑初  本无因    末无因  丑初分三  寅初  据己见量

经文:一者、是人,见本无因。何以故?是人既得生机全破,乘于眼根,八百功德,见八万劫,所有众生,业流湾环,死此生彼,祗见众生,轮回其处,八万劫外,冥无所观。

一者,为什么堕入无因论呢?什么叫做本无因?何以故?是人既得,有能力达到,生机就是行阴,全破就是显露,到有这个功夫啦,算是了不起了!乘于眼根,就是仰仗于他的眼根有相当的神通,怎么样!八百功德,就他眼根的八百功德,后面补四个字:“极尽其量”,极尽其量就是他的最高极限,他的能力极限,就是八百功德,所以八百功德,极尽其量,能够见八万劫“内”一定要补一个字“内”,不是外喔!没有补这个“内”字,还搞不清楚他在讲什么呢?八百功德,极尽其量,见八万劫内,所有众生,业流湾环,就像绕圈子,这个水流流过那边,就绕一个湾,又湾回来了,叫做业流湾环,意思就是差不多变成圆形了,一直重复,叫做业流弯环,环就是一个圆形,业流湾来湾去,总在那个圆形里面打转,就是跳脱不出这个范畴,死此生彼,生此死彼,怎么样?只见众生,轮回其处,八万劫外,因为他只能看到八万劫内,八万劫外,冥无所观。所以加一个字“内',就清楚得很啊!

 讲义原文:1462

首二句标定,下征释。一者、是人;即于圆元中,起计度之人。计执此圆元为胜性,并不知此但行现,尚未至于尽;行阴尽后,还有识阴,识阴尽后,方是本觉。便谓此行阴,为生灭之元,本来无有因起,故曰见本无因。何以故征,下释。是人既得生机全破者:生机:即行阴。破:即显露义。前文所谓生灭根元,从此披露是也。乘于眼根清净,获得八百功德,极尽其见量,能见八万劫内,所有众生,业行迁流,湾转回环,莫能自止。死此生彼者:即舍生趣生也。亦即前文所谓,业运每常迁于国土是也。祗见众生,随业行以迁流,轮回在八万劫中之处,八万劫外,冥然莫辨,毫无所观也。

 法师讲解:

首二句标定,下征释。一者、是人;即于圆元中,起计度之人。计执此圆元为胜性,】就十二类生的根本生灭之元,就是圆元,圆就是十二类生,圆就是根本之所由元, 为胜性,【并不知此但行现,尚未至于尽;行阴尽后,还有识阴,识阴尽后,方是本觉。便谓此行阴,为生灭之元,本来无有因起,故曰见本无因。】因为功夫不到,看不到第八意识。【何以故征,下释。是人既得生机全破者:生机:即行阴。破:即显露义。前文所谓生灭根元,从此披露是也。乘于眼根清净,获得八百功德,极尽其见量,能见八万劫内,所有众生,业行迁流,湾转回环,】环就是圆形的,绕来绕去,我们说圆坏、圆坏、圆坏,你有没有听做是四角坏?没有啊!圆就是坏,坏就是圆。【莫能自止。】绕来绕去啊!【死此生彼者:即舍生趣生也。亦即前文所谓,业运每常迁于国土是也。祗见众生,随业行以迁流,轮回在八万劫中之处,八万劫外,冥然莫辨,毫无所观也。】因为能力不足,又不是佛,佛能观无量劫,他没办法啦!到七意识,就喀擦!停住了!得少为足,执为胜性的问题就出现了,修佛道修到变成了外道。

{《义贯》 ① 计本无因(过去无因恶见)

 注释

见本无因”:见到此行阴生灭之本;本来无因。

生机全破”:“生机”,生灭之枢机,即就是行阴。“破”即就是显露。

乘于眼根八百功德”:乘着清净的眼根所具之八百功德,所以故能完全发挥其能见之量。

业流湾环”:“湾”就是业湾。“环”就是环。随着业行之流,于业湾中,回环流转。

八万劫外,冥无所观”:“外”就是前后际,在此指前际。“冥”就是冥然。谓于八万劫外之前际,冥然莫辨而无所见。此行者于是以为:在这八万劫外,前无因,后无果可得。}

寅二  谬成邪计

经文:便作是解:此等世间,十方众生,八万劫来,无因自有。

就错谬了。因为看不到八万劫外!便 作是解:此等世间,十方众生,八万劫来,无因自有。这个文字都很简单啦!因为他看不到究竟的因,所以没有什么因啊!因为后面第八意识更微细,他看不到!

  讲义原文:

便作如是邪解妄计:此等世间,十方众生,八万劫来,无因自有。因八万劫外,冥然无有所观,遂计无因。拘舍离等,昧为冥谛,即同此见。儒宗所谓,鸿蒙混沌者,皆此类也。殊不知自己见量有限,未至圆极,若如来见量,竖穷三际,横遍十方,岂以八万劫为限哉?

  法师讲解:

便作如是邪解妄计:此等世间,十方众生,八万劫来,无因自有。因八万劫外,】能力不足,所以【冥然无有所观,遂计无因。】能力不足,所以冥然无有所观,【(遂计无因。)拘舍离等,昧为冥谛,即同此见。儒宗所谓,鸿蒙混沌者,皆此类也。】这个鸿蒙,你查辞典:它就是自然的元气,就是存在在宇宙中的一种气。那么鸿蒙混沌,就是我们现在所讲的:混沌,这个阴阳混沌未开的那个时候,混沌未开,叫做鸿蒙混沌、若有若无。【殊不知自己见量有限,未至圆极,若如来见量,竖穷三际,横遍十方,岂以八万劫为限哉?

寅三  失真堕外】1463页

经文:由此计度,亡正遍知,堕落外道,惑菩提性。

惑菩提性,就是对不生不灭的菩提自性,菩提自性,人皆有之,但用此心,直了成佛,简单讲,他对不生不灭的菩提性,完全不了解。所以师父就说了,佛道,不修行的比丘,就算他今天犯了戒,下地狱,只要知见不坏,他受三途之报起来,还有机会成佛,那外道不行啊!外道是惑菩提性,你怎么修就是没办法到达,所以听经闻法的重要,就是要奠定菩提的自性,认识你每一个人不生不灭的如来藏性,将来就会种下成佛的因缘、成佛的种子,由此计度,亡正遍知,正遍知就是佛,不是正遍知,变成邪遍、邪知、邪见,由此因为执为殊胜,所以失去了佛的正遍知,堕落外道,迷惑了不生不灭的菩提自性,简单讲,完了!可惜啦!本来这个孩子好好地栽培,变成跑到黑道去,这里是跑到外道去,好好地,孩子好好地教育,可以读到博士,将来做一个有用的人,成佛啊,是不是?可是这个孩子栽培,栽培一半去吸毒啊、去网咖、游手好闲变成黑道,是不是?惑菩提性;堕落黑道。糟糕!

  讲义原文:

由此邪计筹度,亡失正知,执八万劫,无因自有;亡失遍知,堕落外道邪见,惑乱菩提正觉之性矣。初本无因竟。

{《义贯》注释:

亡正遍知”:就是即失去了如来所教之正遍知见。以无因论破坏正理因缘生法,让一切众生要了解:这个因果是很可怕的,令众生堕于无因无果之邪见,执无善恶、凡圣之因果,因此造善或修行,皆不得善报、亦不得圣果;而且造恶亦不受果报。以如是邪计,令众生不修善去恶,不修圣行,因此长劫轮溺不得出,是故无因论之恶甚大。    

 义贯经文:【“一者、是人见本无因;何以故?是人既得生机全破,乘于眼根八百功德见八万劫所有众生业流湾环,死此生彼,只见众生轮回其处,八万劫外冥无所观;便作是解:此等世间十方众生,八万劫来无因自有。由此计度,亡正遍知,堕落外道,惑菩提性。”所以我们在《楞严经》讲义说:行阴是外道的坟墓,掉进去,就等同死亡!为什么?爬不出来!那么后面的识阴,就是外道的监牢、黑牢,掉进去,也爬不出来!

一者,于行阴圆元中起计度之人见”此行阴的生灭之本,“”来“无因”而起;“何以故为何会有如是见?于“是人既得生”灭之枢“行阴全破全体显露),乃“乘于”清净“眼根”所具之“八百功德”,而能完全发挥其能见之量,因而得“见八万劫”内“所有众生”,随着“”行迁“”于业“”中,回“”轮转,不能自止,“死此生彼”,悉在湾内,“只见众生”于八万劫中“轮回其处,八万劫”以“”之前际,则“”然莫辨而“无所观”;于是他“便”如“”邪“”妄计:“此等世间十方众生”从“八万劫”以“”乃“无因”而“自有”。“由此计度”,因而“”失如来所教之“正遍知”见,从而“堕落”于“外道”邪见即学佛法学了外道,以此而”乱自他“菩提”正觉之“”。}

丑二  末无因  分三  寅初  据己见量

经文: 二者、是人,见末无因。何以故?是人于生,既见其根,知人生人,悟鸟生鸟,乌从来黑,鹄从来白,人天本竖,畜生本横,白非洗成,黑非染造,从八万劫,无复改移。

现在讲到末无因,二者,是人,见末就是未来,看到未来,他不是像佛可以看到很久远的未来,见末无因,因为能力不够,见不到永远的未来,见到一个段落的未来,他的能力差不多到这个地方,也没有看到什么因,何以故?是人于生,这个人一出生,既见其根,加上四个字,既见“劫前本无”其根,那么就更清楚了!既然见到劫前,本来就没有根,无根,既见本无其根,就是无因而有的意思,意思就在劫前,本来就没有什么,人的来本来就没有因、没有根。劫前本无其根,后面再补上四个字,这个根的后面补上四个字:无因而有。既见其根,既见劫前本无其根,无因而有,无因而有,看到什么,从万世劫前以来就是这样啊!人啊!生一个人,人生人,鸟就生鸟,这很自然啦!没有什么很特殊啊,这个乌鸦从来就是黑的,鹄就是从来就是白的,就是天鹅从来就是白的,鹄从来就是白的,怎么样?这个要转变过来,诸位!白非洗成,黑非染造,要调到这个底下来,叫做鹄从来白,然后呢?白非洗成,黑非染造,这八个字调过来,这样才通顺,然后再念:人天本竖,畜生本横。白也不是洗得让它白,本来就白了,我这个天鹅本来就是白的,黑的,乌鸦本来就是黑的,也没有什么好淡的,它也不是染的,白的也不是洗成的,黑的也不是染造的,而人类本来就是站着走,而畜生本来就横着走,从以前我看的都是这样子,没什么特殊,所以由此推论八万劫,从八万劫,无复改移。也没什么可以改变的,未来也是这样子。看底下,

  讲义原文:

首二句标定,下征释。二者、是人:于圆元中,起计度之人。计执此圆元为胜性,详推过去,见本无因,例知未来,见末无因也。何以故征,下释云:是人于生,既见其根者:谓是人于诸众生,既见劫前,本无其根,无因而有。盖即以无因,为十二类生本元,自然而然,由此转计,成为自然外道。知人还自然生人,悟鸟还自然生鸟,乌从来自然是黑,鹄从来自然是白。白非是洗成而白,黑非是染造而黑。人天二句,当在下,谅抄写之误。若是人天,本来是竖形而立,若是畜生,本来是横行而走,此皆自然而然,本无有因。从八万劫来,未尝更改变移。

  法师讲解:

首二句标定,下征释。二者、是人:于圆元中,起计度之人。计执此圆元为胜性,详推过去,见本无因,例知未来,】对不对?人本来就生人啊!我几劫来看的就是这样子啊!鸟一直生鸟,人一直生人,也没什么特殊,乌鸦本来就是黑的,都是这样子,天鹅本来就是白的,没什么好谈的,我一看到这个,例知未来,【见末无因也。何以故征,下释云:是人于生,既见其根者:谓是人于诸众生,既见劫前,本无其根,无因而有。盖即以无因,为十二类生本元,自然而然,由此转计,成为自然外道。知人还自然生人,悟鸟还自然生鸟,乌从来自然是黑,鹄从来自然是白。白非是洗成而白,黑非是染造而黑。人天二句,当在下,谅抄写之误。若是人天,本来是竖形而立,若是畜生,本来是横行而走,此皆自然而然,本无有因。从八万劫来,未尝更改变移。

{《义贯》: ② 计末无因未来无因恶见

注释

是人于生”:“生”就是诸众生。

既见其根”:既自以为已见其八万劫之根,系无因而有

知人生人”:谓知人自然生人。

乌从来黑”:“乌”就是乌鸦。乌鸦从来自然是黑的,没有什么原因。

鹄从来白”:“鹄”俗称俗名叫做天鹅,似雁而略大,羽毛全白,颈子比较长,尾部与脚皆短,尾部咧?就是脚皆短,脚有蹼,能高飞,鸣声洪亮。此谓,天鹅从来自然是白的,没有什么原因。

人天本竖”:“人天”,就是人道与天道众生。“竖”就是直立。人道与天道本来就自然是直立的,没什么其他原因

畜生本横”:“横”就是横立、横行。

白非洗成”:“白”指众生之体白。

无复改移”:“无复”就是未尝。“改移”就是改变。}


寅二  谬成邪计1464页

经文:

今尽此形,亦复如是,而我本来,不见菩提,云何更有,成菩提事?当知今日,一切物象,皆本无因。

这个要补上几个字,今尽,尽就尽“未来际”。我现在尽未来际,这个形、这个色身,怎么样?亦复如是啊!亦复如是,就是也没什么改变,人生人,鸟生鸟,没什么改变,而我本来在八万劫前,就我本来补上四个字:而我本来“八万劫前”,没有所谓菩提,云何更有,后面再补上四个字:八万劫后。云何更有八万劫后的未来,成菩提事?八万劫前都没菩提事啦!还八万劫后,怎么会成菩提事呢?当知今日,一切物象,皆本无因。都是很自然的存在,没什么好谈的,就是无因!这整句贯串起来就是:今尽未来际,这个身形,也亦复如是,无由改移,而我本来八万劫前也不见菩提,而我,云何更有八万劫后,未来有菩提之事呢?这个都是骗人的啦!当知今天所有一切物象,都是很自然的存在,并没有什么原因,皆本无因。接下来,

  讲义原文:

此下释成,上科全推过去,此科列定未来。今尽此形者:尽,即尽未来际,而此形亦复如是,无有改移。而我本来,八万劫前,不见十二类生,从菩提性起;云何更有,众生于劫后,成菩提事乎?当知今日,一切物象,既皆劫前,本无有因,以此验知劫后,末亦无因也。言八万劫尽,终成断灭,无有因果而已。盖以从无因而起者,还复无因,返于冥初之意而已。

{《义贯》注释:

而我本来不见菩提”:“本来”,从本以来,即(就是八万劫前,因为能力有限嘛!亦即也就是八万劫的开头。“不见菩提”,因为不曾……谓不曾见有任何一众生是从菩提而生;换言之,即就是众生性中原本不含菩提性。

云何更有成菩提事”:过去既然不从菩提生,未来如何能成菩提?亦即也就是:既不从菩提生,则不具菩提性;不具菩提性,则不可能成菩提。这是因为此人为八万劫之见所囿,“囿”就是一个范围、束缚,所以不能见无量劫前,众生最初一念无明生起之前的本觉之性菩提,由于他自己不见而言无。在座诸位啊!“最初一念无明生起之前”,这个是为了解说方便,才叫做讲“最初”!因此在没有办法解释这种妄动,只好这样讲。诸位!一定要有这种客观存在地用智慧,你才不会被这个“最初一念无明生起”,又把它搞迷惑了,还有“最初一念”,还有“更最初,最初的”,那又是犯了逻辑的观念,又是以凡夫的妄见,又问了佛的内证的问题。

一切物象,皆本无因”:一切物象于八万劫前,皆本无因而生过去无因,劫尽之时,亦当无因而一切断灭,故所以一切皆归于无因无果,过去无因,将来无果。}

 

 【转载】慧律法师楞严经讲座十六:五十阴魔 17集(讲义和义贯综合版) - 乘华 - 红莲
 


  评论这张
 
阅读(72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