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莲

让美好树立,是我们一生的雕琢。

 
 
 

日志

 
 

【转载】慧律法师楞严经讲座十六:五十阴魔 20 集(讲义和义贯综合版)  

2017-02-27 00:16:37|  分类: 慧律法师楞严经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义贯》: 1﹒类别  ①计“八亦”之矫乱论  

 “亦”就是同时存在,亦有亦无,亦增亦减,这个“亦”就是同时存在的意思。讲有也可以,讲无也可以;讲增也可以,讲减也可以;讲生也可以,讲灭也可以;后来就搞不定,这个“亦”就是同时存在。

 注释:

观变化元:谓此行者于定中进观行阴,以其为一切变化之根元。

见迁流处,名之为变:若见行阴迁流之处,即称之为变异。变异即是无常之代名

见相续处,名之为恒就是常。谓见行阴虽迁流变化,却念念相续不断,因此即称此为行阴之常相。

见所见处,名之为生见所见就是能见及所见,亦即也就是)八万劫内。名之为生,以其于八万劫内见有众生生起,故称之为生。

不见见处,名之为灭不见见就是不见如前之所见,亦即也就是八万劫外,超乎他的能力,彼一无所见,不见有一众生,便称一切生皆归于灭。

相续之因,性不断处,名之为增相续就是前后法相续。就是接续。谓,如前之行阴已灭,后行阴尚未生起,这中间的空档怎么填补,才能让前后接续起来,否则行阴的迁流就中断了;这中继中间的填补、过渡之物,即称为相续因,相续因,例如中有身,或等无间缘。就是行阴之迁流性。此谓若见行阴迁流之性前后皆不断处,好似有一法多出,即称此法为行阴之增法。

正相续中,中所离处,名之为减就是中间。所离处,分开的地方。亦即也就是,任何一法,不管如何相续不断,中间还是一定会有个空档存在,即也就是所谓虽然相续,而缺中交,例如出入息,在出息与入息之间,就有个空档,其间既无出息、也无入息,“息”就是呼吸啰,既然没有所谓出来的气息,也没有进入的气息,这个中间会停顿一下,也就是说,在出息与入息中间的呼吸极短的刹那之间,人是停止呼吸的,这短暂的停止呼吸之刹那,此外道人称之为离于出入息之谓也;也因为此中交处是离于出入息相,故所以﹞中交处便显然有如少了一样东西,所以此外道人便称之为”,减者,少也。

  出入息如是,于行阴迁流中,前阴后阴相续时亦也是如是,中间有一法减。综观这两句话,即就是外道于行阴迁流不断之中,见行阴有增、有减;或有时增、有时减,好,在座诸位!看这里:这个是行阴,这个是行阴的左边的前一念,这个行阴的前一念师父伸出的左拳,这个行阴的后面这一念师父伸出的右拳,好,这一念,他这里外道所执著的就是说:这中间,前面这一念跟后面这一念,在座诸位!如果看到,看到了这个相续的,他就认为中间假设一个跳板跑出来,对不对?这个前念生后念的,中间跑出一个跳板,跳板怎么样?要不然怎么连续咧?对不对?要怎么连续?这个中间这个跳板叫做“增”,增加了一法;知道吗?有的人见的不一样,这前面一念,后面一念,中间这个空档像深沟一样的,这个叫做减;这个还是观念,当他认为:站在连续的角度,中间一定有法,要不然怎么接续啊?这个叫做“增”;看到中间的空档处,这个叫做“减”,没有中间这个,叫做“减”。这样听懂没有?你要让它接续,这个叫做“增”;不让它接续,中间少了一块,这个叫做“减”,生、灭,中间少了一个,是前念一生,后念生,中间这个一定会少了一个空档,站在这个角度,叫做“减”。那么你要让它连续,中间一定要增加一个,像跳板一样,要不然你怎么跳过这一连?跳过这里,才跳过那边嘛,这个叫做“增”;那没有这个,叫做“减”;外道就是这个观念。接下去喔。所以)他不能确定行阴之相,因此他若答别人问行阴之相】候】他便回答说:行阴亦增亦减有时候是增,有时候是减。而最前面两句,则表示他因见行阴有变异相、亦有恒常相,故他答人亦言也这么说:行阴亦有常亦无常,不可定说。进而推之于一切法,彼亦如是见,故亦作如是说以答他人之问。

【转载】慧律法师楞严经讲座十六:五十阴魔 20 集(讲义和义贯综合版) - 乘华 - 红莲

 

 各各生处,名之为有说:此人于定中,因观众生各各皆有其独有之生处,故所以称之为

互互亡处,名之为无:但他又见一切众生亦皆归于亡处(死亡),便称之为。合此两句,则若有人问他:众生为有,还是无者是【问:法是有、还是无?他便回答说:嗯!也)【有亦无。他就是这样让你弄不清楚,就是这个样子。不晓得“有”是空无自性,“无”还是空无自性。所以佛陀最伟大的思想,就了解诸法空无自性,便见一切法,便见一切法。

  2421页:

 “以理都观,用心别见”:“都”﹝就是全部,﹞全。“别”﹝就是﹞差别。

  谓以上八种,表面上好像皆﹝都﹞是依理来观察行阴及诸法之相;然而因此行者之用心有所差别,﹝都是因为境界不够,没有到成佛的境界,所以各各用心有所差别,是什么意思?就是境界不够,看的角度不一样,用心有所差别﹞故﹝所以﹞他﹝们﹞所见者﹝的﹞便不一致

  你有你的看法,我们有我的看法,所以为什么说,六祖讲:诤与道相违。你有诤论就是表示你看的法不够究竟,你才会跟别人诤论。六祖讲:诤与道相违。你跟别人诤论,你跟别人辩论辩得面红耳赤,是为什么呢?是因为所见的真理不够透彻。

  如果有人要来找师父:慧律法师,我跟你辩论。诸位!立一法就错了,诸法里面本空,没有语言,你怎么辩呢?诸法里面没有文字,你怎么辩论呢?诸法里面,开口就错了,这怎么辩啊你辩的心态,有赢、就有输啊,用输赢的心态,这个已经远离佛心了。

  所以在座诸位!有胜负心找人辩论,这个心就不是佛陀的心所以真正的一个圣者,是享受这一份空性的、宁静的心,他二六时中都享受自己这一颗真如本性,为什么?他不需要借重外在任何的相,他的乐是非常、非常地快乐。 

  所以,在座诸位!看这里喔!用意识心的快乐,它会打断的。比如说我们这是本性﹝师父用右手表示﹞;这是意识心,﹝师父用左手表示﹞动念的时候就意识心,﹝参见下图﹞世间人的快乐就是说:如果他拥有的时候,他的心就高涨;没有的话,心就起伏,就是下跌;一下高涨,一下起伏,所以说:他的心就是这快乐的程度,一下子很high!一下子又跌到底谷﹝低谷﹞

 上面这一层是意识分别心,底下这个是真如心。世间人快乐是这样子:一下子,我的儿子考上大学了,喔!很high!我的儿子今年研究所没考上,低!我这个女儿结婚了,很high!你看,我父母亲完成责任了,结果嫁出去以后,被打得像猪头一样,又很低、很低;我的儿子结婚了,然后就很高,我的儿子结婚了,我的任务完成了!有一天说:妈,我现在买了一栋房子,头期款要一千二百万。又跟你老妈我要个一、两千万,一千两百万!什么!心情又跌到底谷﹝低谷﹞。又跌到底谷﹝低谷﹞。这个……所以她的乐就是一下子高、一下子低,这个识心分别!

【转载】慧律法师楞严经讲座十六:五十阴魔 20 集(讲义和义贯综合版) - 乘华 - 红莲

 

  佛不是这样子,注意看,这个是真如本性喔!佛,那最高的境界是这样﹝师父以手平行移动表示平和无起伏﹞,佛的心是这样子的,叫做:永恒的安祥、永恒的快乐、永恒的知足、永恒的智慧,永远都是这样子,佛的境界就是这样子﹝师父以手平行移动表示平和无起伏﹞。所以叫做乐不可支啊,就是佛的那种喜悦,佛的这种对法的喜悦,对生命的透彻跟解脱,那种快乐是无以复加,任何全世界的形容词没办法形容的!

  世间人的快乐就是说,吃得饱一点啊,世间人不懂得享受人生,比如说你最喜欢吃什么?喔!举个例子:你喜欢吃当归鸭,冬天吃补当归鸭,冬令补品,喔!补一下。嗯!冬令救济啊。好,来,那么,再补一下,吃第二碗,你就吃不下了;再补第三碗,你就会说:喔!拜托!不要拿给我吃了,我吃了快……枪押着你,再吃第四碗,你就活不成了,你再吃下去你就死人!所以世间的快乐都是短暂地刺激一下,再下去,苦就来了知道吗?

 佛陀说:与其说你在追求快乐,就不如说你在追求痛苦!记住!哲学家讲:所有的美丽都伴随着死亡。这一句话你一定要背起来。美丽就是世间美好的事情。所有的美丽都伴随着死亡。简单讲:你追求快乐,后面就一定陪伴着……痛苦在等着你。

  你看:喔!世间人娶老婆,很高兴。结婚啊、讨老婆,很高兴。接下来就很苦了。好!如果说:唉呀!你夫妻之间很乐,那你乐到什么时候叫做快乐呢?现在你有儿女了,也有一栋房子了,再来你的快乐是什么?没有!所以,世间莫名其妙的快乐,在喜悦当中夹带着危险,不晓得后面存在的危机,生命一天一天地消逝,生命一天一天地流走,不知道。

  所以,佛的心就是这样子﹝师父以手平行移动表示安祥而平和﹞勇敢地面对生、老、病、死。所以这个世间没有一法可以障碍佛陀。无罣碍,无罣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为什么能这样子?为什么诸佛菩萨能够远离颠倒梦想?因为证到诸法毕竟空寂,他就没这种东西。

  在座诸位!与其说别人侮辱你,让你痛苦,反过另外一个角度,就是你的功夫,自己不够,产生烦恼,你的功夫够的时候,随便你念啊,随便你讲啊,讲到嘴巴烂掉了,跟我也没关系。这个跟我有什么关系呢?跟我说:唉呀!师父啊,有人很赞叹你啊。我们的心没有什么增减,你赞叹我,也不会增加我的佛性,师父!他对你有意见……很正常啊。你去抽血检查,对不对?上面打的“Normal”,那就是正常啊,这个世间统统赞叹你,这个不像娑婆世界啊,这个是极乐世界啊。你不要以为所有的人……你做到非常卖力了,人家却嫌得要命!做到流汗,人家的嫌弃你到死。

  那么,在座诸位!你把世间的常态,生灭的种种的变化,都看透了的时候,你的心就没有任何的增减。当一个人的心没有任何的增减的时候,他的脸就会出现变化。一个人常常生气,他的额头就打结。然后有的人烦恼很重的时候,他就说:唉!很快他就会皱纹,就五星上将就起来了。我告诉你喔:佛的那一颗心就是最好的化妆品。

  佛心,知道吗?相随心转。你买再好的化妆品,绝对比不上佛的那一颗心。佛的那一颗心,永远是这样子:没有任何的生灭、增减,因此最美的地方,就是佛的那一颗心、见性开悟的哪一颗心。

 

 “亦生亦灭、亦有亦无,亦增亦减”:

 这是“六亦”,少了一对“亦常亦无常”,合起来即﹝也就﹞是“八亦论”。此“八亦论”,即﹝就﹞是外道之﹝的﹞矫乱论。“矫乱”之义,也就是“把道理搞乱”﹝了﹞,把人搞糊涂﹝了﹞。故﹝所以﹞亦﹝也﹞不妨称之为“搅和”。 

  “令彼前人遗失章句”:(经文中:有求法人,来问其义,答言我今,亦生亦灭,亦有亦无,亦增亦减,于一切时,皆乱其语,令彼前人,遗失章句)“前人”指现前去求法﹝的、﹞“问法”之﹝的﹞人。“遗失章句”,“章句”﹝就是﹞为法句之章法、义理。﹝本来是要听你来开示的,开示一下真理的,你这越讲啊,他就越迷糊。﹞谓令人听其言后,迷失了正当的言词与义理,从而混乱知见与思惟,以致莫知所从

  义贯:﹝经文:一者,是人观变化元,见迁流处,名之为变;见相续处,名之为恒;见所见处,名之为生;不见见处,名之为灭;相续之因,性不断处,名之为增;正相续中,中所离处,名之为减;各各生处,名之为有;互互亡处,名之为无。以理都观,用心别见。有求法人来问其义,答言:我今亦生亦灭,亦有亦无,亦增亦减。于一切时皆乱其语,令彼前人遗失章句。真会回答,回答到遗失章句,就是我们台语讲的:对方一头雾水,一头雾水,台语讲的。就是对方完全听不懂你在讲些什么东东。﹞

 “一者,是人”于定中观想阴已尽,行阴显现,于是进而“观”行阴,因为那是一切“变化”之根“元”;

  当他观“见”行阴之“迁流处”,便“名之为”行阴的无常“变”异相;若观“见”行阴虽然迁流,但﹝是﹞﹝也﹞有前后“相续”之“处”,于是他就“名之为”行阴的“恒”常之相因此他下结论说:行阴有常、有无常;也就是说:亦常亦无常。他又在他能够观“见”及“所见”的八万劫“处”,看到有众生生起,于是他就“名之为生”;而于八万劫外,“不见”如他先前所“见”之“处”,看不到有众生生起,似一切皆灭,他便“名之为灭”。于是他得到另外一个结论:行阴亦生亦灭。这个就是看不透彻,不到成佛的境界,都用猜的。

  他又观察思维:﹝这个观察思惟不是正思惟,不是佛的正思惟,他自己想像的。﹞如果前面的行阴已灭,而后面的行阴尚未生起,这中间必定有﹝一﹞个令前后衔接起来的“相续之因”存在,﹝诸位!这一个就是妄想。﹞但他却观见行阴之迁流“性”中仍有“不”间“断”之“处”,在这﹝个﹞前后阴衔接处,本应中断、却没有中断﹝的﹞﹝候﹞,便有如多出一个法了,﹝就像师父刚刚举左手跟右手,中间又跑出一个,叫做“增”;中间少了一个叫做“减”。﹞这多出的一法,他便“名之为增”;反之前后二阴(受阴和行阴)“正相续﹝当﹞中”,其“中”间为前后二阴“所”分“离”之空缺“处”,亦即﹝也就是﹞﹝然﹞相续而缺中交、如出入息,就有如少了一法,这﹝个﹞情况他便“名之为减”。﹝这个外道的看法,不是佛的知见。﹞

  此行者又因观众生“各各”皆有其独有之“生处”,他便“名之为有”;见其“互互”相率皆归“亡处”﹝尽皆有死﹞,他便“名之为无”﹝于是他又得到一个结论:一切法皆亦如是:亦有亦无。﹞

  以上八种表面上虽皆似“以理都观”诸法,﹝好像看起来很有一点道理,但是都是妄想。﹞然而由于行者之“用心”有差“别”,因而于“见”同一法﹝的﹞﹝候﹞,却前后不一致,﹝为什么前后不一致?就看到不究竟,这一句话还有附带的重点,看到不究竟的人就会想找人家辩论,看到诸法究竟之处空寂,第一义谛大空,诸位!没有一种东西可以辩论的,开口就错的,所以大悟的圣人,不会以胜负心与众生相见,他都是以大悲心跟众生相见,善知识跟你谈论佛法,不是要跟你辩论的,是要让你理解佛的究竟真如之相,一实相的道理。因为圣人没有胜负的心,只有那一些半桶的水啊,声音才特别地大,欸!戳戳戳……那个水才一半而已,真正整瓶的水,你装满整瓶的水,你弄弄看,有没有声音?没有声音的。为什么?佛佛道同!因为诸佛都证悟到诸法毕竟空寂啊。毕竟空寂,连立一个语言,都不可以啊,立文字也不行,立一个观念也不行。立有、立无,统统不行;立常、立无常,也不行;立断见、常见,都不行啊。那么怎么辩呢?因此,却前后不一致,为什么?前佛跟后佛看法一致,因为证到诸法毕竟空寂。所以,因为前后不一致,﹞不能真正得如理而确定之见。以其所见不定故,若“有求法人来问其”修证之“义”,他即“答言:我今”所见为一切法乃﹝是怎么样?﹞“亦生亦灭,亦有亦无,亦增亦减”,无有一定可说。彼“于一切时,皆”如是矫“乱其语,令彼”现“前”求法之“人,遗失章”法字“句”及正义理,令人知见混乱,无所适从。}

 【丑二  惟无矫乱】

  经文:【二者、是人,谛观其心,互互无处,因无得证,有人来问,惟答一字,但言其无,除无之余,无所言说。】

 这个人谛观其心,谛观其微细生灭之心,互互无处,怎么样?因无得证,有人来问,惟答一字,但言其无,说:无!除无之余,无所言说。因为要生无想天嘛!就答一个字,惟无,只有回答一个“无”。文字都很简单啊!

  讲义原文:

 【二者、是人谛观其心者:于生类中,谛观行阴之心。互互无处,因无得证者:谓悟得一切法皆无也。有人来问,惟答其无,除无之外,无所言说也。】前面是答无,后面是答是。

 {《义贯》:② 计“惟无”之矫乱论  

 “惟无”,如果有人来问就答一个字:无。

   注释:

 “谛观其心”:“其心”﹝就是﹞其行阴之心。

 “互互无处”:谓于行阴之生与住二相灭时,观见一切皆暂无,他便在此暂现之法法上互相推衍,以至于无处。

 “因无得证”:“因”﹝就是﹞从。从“无”这一字,﹝从这个“无”字,﹞而得证道。亦即﹝也就是﹞从“无”证道,所证者﹝的﹞﹝也﹞无:故于一切,全无所见、无所证,一切皆无。﹝诸位!这个“无”是断灭的,不是那个佛教讲的空的那个“无”,所以应无得证,你不要以为他是成佛了,应无得证,所以四个字,文字好像开悟了,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因为我对“无”字的这个看法有独到,我认为我已经证悟了,是这个意思,这个还是妄想。

“除无之余”:除﹝了这个﹞“无”一字之外。

“无所言说”:便什么都不说。

  义贯

  二者,是人于定中谛观其行阴之,当行阴之生住二相灭的当下,他见一切皆无,他于是在此暂无的现象中,于法法上互互相推相衍,而皆至于无处,从而妄计自己因无这一字而得证道:即悟一切皆归于无。故若有人来问,他唯答一字,但言其无;且除无一字之余,即完全无所言说什么话都不说。这一段是答“无”,底下是答“是”。}

  丑三  惟是娇乱

经文:三者、是人,谛观其心,各各有处,因有得证,有人来问,惟答一字。但言其是,除是之余,无所言说。

所以这个人,观察行阴,谛观其微细的生灭之相,各各有处,因为有得证,有人来问,只答一个字,就是哼!是!除是之余,无所言说。

 讲义原文:

因有得证者:念生后必有灭相,灭后必有生相。从此证得,一切皆有;是即有也。余可知。

  法师讲解:

因有得证者:】念就是念头,【念生后必有灭相,】念生后必有灭相,念头一生,就一定有念头灭,这一定的道理,灭后必定有生,前面再加一个字,“念”灭后必定有“念”生,这样才看得清楚, 灭后必有生相。“念”灭后必定有“念”生相,【必有生相。从此证得,一切皆有;是即有也。余可知。

{《义贯》:③计“惟是”之矫乱论

  注释:

 “各各有处:谓此行者于定中观察,在行阴之异相与灭相之后,仍有生、住之相继相续起,他于是下结论说:一切法各各皆住于亦即也就是一切法

  “因有得证:他因此妄言他因有宗而得证道,意思就是:也就是即证,亦即是证一切法有

 义贯:

三者,是人于定中谛观其行阴之,当他观见在行阴的异相与这个灭相之后,仍有生相与住相再生起,即下结论谓一切法各各皆住于有处一切法有妄计其已因有宗而得证无上道,证一切法有。因此若有人来问法,彼惟答一字,但言其是,除是之余,即无所言说其他什么话都不说}

丑四  有无矫乱

 经文:四者、是人,有无俱见,其境枝故,其心亦乱,有人来问,答言亦有,即是亦无,亦无之中,不是亦有,一切矫乱,无容穷诘。

 这一段就是,是人,观察行阴的这个人,一下看到有,一下看到无,他就回答说:有、无,我统统看得很清楚,但是问题来了,其境界枝故,就像树木开分了二个枝,其境枝故,就是分岔了,他所体会的这个境界,就像木头分开了二个枝头,其心也乱。

有人来回答:嗯!也有,就是也无啊!我想的有,就是无啦!(以生者必归于灭)这跟证悟的有即是无,不一样的!我讲有就是无啰!亦无之中,也不是也有,我在讲无当中,也不一定就是有,意思就是在灭的时候,不一定更生,这一句比较难懂,就是在没有的当中,因为它不一定会生,意思就是灭了以后,它不一定更生,所以亦无之中,无就是灭了,不一定再生,就是不一定是有,就是不一定会再生,所以说不一定是有。一切矫乱,无容,穷,不是穷究;诘,就是诘问,完全没有办法穷究来问。

那整句的就是说:这个人,修行人观察行阴,一下子有,一下无,他二个角度都可以讲,都看得到,但是却是乱,他的境界,体悟到的境界,就像木头分开二个枝头一样,其心也乱,有人来问的时候,就答:也有就是无,我讲的有,就是无啦!我讲的无当中,也不一定有!因为灭了不一定会再生,一切时中,统统都是乱!无容穷究诘问,再问下去,没意义!

 讲义原文:

 四者、是人观察行阴,有无俱见。既见其念念生处,又见其念念灭处;其境如木分为两枝,其心亦复不定乱也。有人来问,即答,见亦有即是亦无者:以生者必归于灭。亦无之中不是亦有者:以灭者不定更生。一切矫乱,无容穷诘者:矫者:执拗不顺于理。乱者:心无主正。《宝镜疏》云:此中第一、第四,言皆两可,乱义为多,而终非顺理,亦兼于矫也。第二、第三,言惟一偏,矫义为多,而终非主正,同归于乱也。故总结云:一切矫乱,无容穷究诘问者也。二详释其相竟。

  法师讲解:

四者、是人观察行阴,有无俱见。既见其念念生处,又见其念念灭处;其境如木分为两枝,其心亦复不定乱也。有人来问,即答,见亦有即是亦无者:以生者必归于灭。亦无之中不是亦有者:以灭者不定更生。一切矫乱,无容穷诘者:矫者:执拗不顺于理。乱者:心无主正。】矫就是执拗,这个念ào,执拗就是固执、顽劣、坚持己见。

执拗不顺于理:诸位!为什么顽劣的众生难以度化?就是执拗不顺于理!所以师父告诉大家:修学佛道,跟错了师父,是非常严重的问题!这是攸关于法身慧命,当我们一个人,跟错了恶知见和邪见的师父,久了以后,他没有感觉,不顺于佛陀讲的正理,他也没什么感觉!接受了一年、二年、三年、四年、五年这些恶知见,五年就好!再来第六年,听到了正知见的佛陀的正法,他听不进去!他以前听了那个不合理的,他认为已经是合理化了,所以这个恶知见、邪见是很可怕的东西!因为众生都用感情用事,他听了以后,嗯!这师父对我很好,他讲了真的,我感觉某一些真的有道理!他讲的是相似佛法,把这个相似佛,固执起来,坚固起来,执着起来,未来再继续讲正法,听不进去,他也不会接受!《宝镜疏》云:此中第一、第四,言皆两可,乱义为多,而终非顺理,亦兼于矫也。第二、第三,言惟一偏,矫义为多,】这但言无,或者但言是,【而终非主正,同归于乱也。】不管你矫乱的义理很多,但是不是正,都是乱!【故总结云:一切矫乱,无容穷究诘问者也。二详释其相竟。

{《义贯》:  外道的 “有无”之矫乱论 ,一下有、一下无。

 注释:

 “有无俱见:谓由于此人于定中观察行阴,双观其生处及灭处,故变成有无俱见。

 “其境枝故就是所观境。就是分歧。谓其所观境现出分歧之象。

 “亦有、即是亦无亦有他因见一切法有生,故所以他说是即是亦无,他因见一切法亦终归于灭,所以他便说:这个有也是无在座诸位!这个问题出在哪里?问题就是出在:不懂得当下。有的时候,他就观想有一天他会灭,诸位!这个是一种脑筋里面的妄想的一个推论这个“有”跟“无”,它是相对;“有”是存在;将来有一天灭掉是“无”。

  佛法不是这样,“有”,当体即空,不可得当下,万法回归当下,就是空性,究竟解脱,就是绝对的解脱,因此万法如果没有回归当下,诸法空无自性,诸位!如果你是外道,就不可能体悟到这个;如果你是佛道,回归当下,不要动到第二个念头,不要去推论,不要去分析,当下就是!你看到这一棵树,它当下就是空,没有这一棵树;你看到一个人,当下就空;色即是空,当体就是空,诸位!当体就是空,有什么爱恨情仇啊?诸位!你看到诸法空性的时候,你爱他有什么意义啊?你拥抱一个爱人,其实是什么?你跟拥抱虚空是一样的,因为色既是空

  这个人背叛着你,让你流泪,诸位!有那个人吗?如果有那个人,你说他来背叛你吗?他离开你的时候,你哭得死去活来,诸位!再推论一下:一百年前,他有没有来到这个世间?没有。好!你现在割舍不下,再看往后:一百年后,他有没有存在这个世间?也没有。不必推论一百年前、一百年后,现在你观照一下他这个色身,用X光照一下,是一堆白骨,他有背叛你吗?也没有。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无无明,亦无无明尽。无色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为什么?统统讲会归当下,当体就是空,万法当体就是空。诸位,所以在座诸位喔!任其相怎么变化,有,不著;无,还是不著,因为它当下就是空。只要你内心不起妄想,处处都是春天,处处都是这么样子的温暖,处处就是有佛在照顾你,所以学佛不是靠别人来帮助你,而是靠你自觉、自悟、自证,别人帮不上忙的

 有人问赵州和尚,说:赵州和尚,如何修行?什么是禅?赵州和尚就说:你等一下,我去上个厕所,尿尿。回来就说:你看喔,连这个小便,这件小事都得我自己来。连这一件小便这件小事都得自己来,何况生死的大事怎么能够不自己来啊?

  所以,在座诸位!那个靠别人了生死是错误的观念!你今天你要了生死,要下定决心啊。我们修行的方向错误,我们每天阿弥陀佛……祈求佛菩萨来加被我们。对一半,求佛加被我们是好事;问题就是内心的杀盗淫有没有断?内心里面的贪嗔痴有没有断?在座诸位!如果你的心清净,你这一念佛,佛就会相应,是心清净跟不清净的问题。所以有的人问说:师父!我临命终的时候,佛会不会来接引?那就问你现在的功夫行不行啰?不是问临命终,问临命终,来不及啦!问你现在有没有功夫,万缘放得下。你现在万缘放得下,一心念佛,佛当然不会违背他的誓言,一定会来接引嘛。所以,在座诸位!话说虽然是自力还有他力,净土法门话讲说:是靠着佛力还有靠自力,但重点还是在自己。你懂吗?重点还是自己,你还得想要去极乐世界。如果说我念念佛,还贪著这个世间的财色名食睡,贪著这个贪嗔痴,自己的念头始终割舍不下,那个叫做嘴巴讲一讲啊,嘴巴讲一讲不是真的要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啦

  所以,在座诸位啊!你在解理之下,你要怎么往生净土呢?你一定要定功课,《大悲咒》一定要念,《往生咒》要持,就像我爸爸一样,我那个爸爸,你看啊!他一辈子对我们贡献这么大,从小就离开我们,让我们独立生存,把我磨练成像一个男人,像今天这样,自己的老爸不要讲得太难听,让我们这么样有成就,你看喔!我回去叫爸爸说:你记得要念《往生咒》。我爸爸就拿了一个计数器哦?南无阿弥多婆夜……恰按计数器的声音!他真的《往生咒》念了三十万遍。按照道理来讲,他经教也不是很通,可是临命终的时候,全身都是柔软的,那个来替我爸爸换衣服的就说:哇!这个从来没有看过一个人的身体这么柔软的。

 所以说,爸爸在年轻的时候,做了一些功德,到老年的时候,做了大功德,大功德。我劝他要念经,不过我有指正他一个错误的。他有一天看了很多法师在电视上演讲,他说:嗯!还是我儿子行,我儿子讲得比较好!我立刻就跟爸爸纠正:爸,这个观念是不对的,任何法师讲的法都对,都很好,只是适应的根器不一样,千万不要讲你儿子说的法是最棒的,知道吗?喔!我爸爸学日语,我就问他说:わかりますだ你懂吗はい,わかります是,我懂!幸好他听得懂!从此以后不敢再造口业,我爸爸不敢再造口业。后来我就回去就说:爸,你现在有没有在看佛教的电视节目?有啊。法师讲得怎么样?很好啦,都很不错啦。不敢造口业了,从此以后停住了,不敢造口业了,不敢!

  接下来,再念一遍。

 “亦有,即是亦无”:“亦有”,他因见一切法有生,故所以他说是“有”。“即是亦无”,他因见一切法亦终归于灭,所以他便说:“这个有也是无”。

  他没有回归当下,就不晓得体性本空。

 “亦无之中,不是亦有:亦无就是亦灭之中,不一定是亦有亦生,以灭者不一定更生。合上两句为是说:虽然亦有即是亦无;但亦无并不一定是亦有。

 “无容穷诘就是问。穷诘就是追问到底;也就是说,无法问清楚。这种说法在理则学上称为套套逻辑tautology,又译循环论证。按:亦颇似当今流行的白痴造句法什么叫做白痴造句法?白痴造句法就是讲到最后都没有任何的意义,瞎忙的意思。

  义贯

 “四者,是人于定中观察行阴,因为双观其生处及灭处,故有无俱见;因为所观之象系分不齐故,其心亦乱而不一。因此若有人来问法于他,他便答言:法亦有,即是亦无就是亦灭,以一切有生必归于灭,故有等于无;但是他却又说:亦无之中不一定是亦有,以已灭者不一定更生,所以无不一定还有。如是他把一切义理及文字全矫乱了,令人无容穷诘无容穷诘就是你要穷尽答案,“诘”就是要用问清楚。没办法。“诘”就是诘问,就是要穷尽我的问,可是他却回答不出来,而得到任何明白确定的答案,一切一团混乱。

  在座诸位!你就知道啰。你现在的学佛只有念佛的话,那如果说你碰到外道,你怎么来回答他?你怎么辩得过他?你怎么有能力去降伏外道呢?所以,我们就了解,佛弟子是充满智慧的,是充满理性的,而且外道来,你才有办法应付他。要不然大家都……全世界的人、大家只知道念这一句阿弥陀佛,三藏十二部经典摆在那个地方,好!外道来,要找你谈几句,你谈不出所以然啊。你不听经、也不闻法,也不研读经典啊,你就知道阿弥陀佛,人家外道也不信你这一套,你就度不了他。所以我们把这个智慧扩大,把这个胸量扩大,我们胸量有多大,人生的舞台就有多大。}

 【子三  结成外论

经文:由此计度,矫乱虚无,堕落外道,惑菩提性。是则名为,第五外道,四颠倒性,不死矫乱,遍计虚论。

由此计度,矫乱,虚,就是虚妄,邪计,把错的当作对的;无,就是没有真实义,完全违背佛义,叫做无义,没有意义的理论。

所以在座诸位!你就知道!如果你们二个人在那边泡茶,泡了四个小时,所讲的话,没有任何的意义,都是讲人家的是非,言不中肯,也不中听,也没有一点佛法,在座诸位,就不要浪费时间跟生命了!啊!师父,您有空,到我家来泡个茶!那泡个茶要讲什么呢?一泡,泡三个小时,要讲什么呢?有时候我就常想说:喔!这样子都没有去运动也不行!这个讲堂附近不晓得有没有居士?想一想,观想,观想,我就走过去,运动完的时候,啊!太好了!如果有个居士泡茶在门口等我的时候,每天时间到,六点五十喝杯茶,跑到那边刚好六点五十,师父!来喝个茶!刚好走到门口来,喝杯茶,bye bey,再见!再跑回讲堂来,哎!这也是妄想!所以还是自己泡,比较实在啦!

  讲义原文:

虚无者:虚妄邪计,无有实义。堕落外道,迷惑菩提真性,是则名为,第五外道。迷正知见,立邪知见,故曰四颠倒性。结名遍计虚论者:此人周遍计度,如执绳为蛇,皆至虚至妄之论也。五四种矫乱竟。

  法师讲解:

虚无者:虚妄邪计,无有实义。堕落外道,迷惑菩提真性,是则名为,第五外道。迷正知见,立邪知见,故曰四颠倒性。结名遍计虚论者:此人周遍计度,如执绳为蛇,皆至虚至妄之论也】在座诸位啊!讲到这个蛇,这是题外话,美国一个女科学家,也算是生物学家,对蛇类非常有研究,这个算是一个doctor,医生也叫doctor,博士也叫doctor。简单讲,一般的大学,念四年;建筑系,念五年;牙医,念六年;医学院,念七年;简单讲,念到医学院毕业,叫做doctor;这个美国的博士到非洲去,去研究一种最毒的蛇,叫加彭硅(Gaboon viper),你们不晓得听过?叫加彭奎,三角的头,全部都是花纹啊!那个蛇身很大,那个三角头的,很毒的!咬到就一定会死的!

 她有一天,已经很晚了,他们研究毒蛇,一定有一个动作,就是一定要穿很厚的马靴,毒蛇咬不进去的,那一天这个博士,这很近嘛!我就这样走过去啊,没那么恰巧啦!那个蛇搞了好几天,一个礼拜都没碰到了,怎么会那么凑巧?让我去碰到这个毒蛇呢?她就穿着拖鞋,因为她要作那个报告,她需要这份报告,已经很晚,晚上了,这个女博士啊,就疏忽了,她穿着拖鞋就走走走,走到一半路的时候,突然,唰!那个毒蛇咬进去!她叫一声,啊!然后再跑回来,躺下去,来不及了!第二天看这博士躺在那里。所以我告诉你,人没有办法抵得过野生动物咬一口!一口就好!你看!一辈子念了多少书,还是专业的,专业的doctor博士,就是一个疏忽而已!这个叫做一失足成千古恨。所以我这一辈子,要去旅游差不多三个决定不去的地方:

一、危邦不入,你听得懂吧?危邦不入,就是战争的那个地方,我一定不会去!危邦不入。

二、野生栖息地,那个是狮子啊,怎么样的栖息地,我一定不会去!因为去跟它抢地盘喔?因为人没办法经得起野生动物咬一口!

第三、太贵的地方不会去!我告诉你啊!全世界最贵的,你猜猜看?全世界最贵的计程车,我们这里有开计程车的,请问几秒跳一次?不管有跑没跑喔,请问全世界最贵的计程车在哪里?几秒钟跳一次?二秒!在哪里?澳大利亚的南边,塔斯马尼亚岛,诸位!去塔斯马尼亚岛,这样坐上计程车开十五分钟,十五分钟,你晓得那个计程车费多少?猜一猜!我们常常,小姐讲:你猜啊!十五分钟计程车,在台湾,十五分钟大概一百多块吧?一、二百块,最多吧?开十五分钟差不多一、二百块,就吓死人了!塔斯马尼亚岛,你知道吗?澳币一百!三千!

为什么这个十六项不讲呢?因为这十六项,有一点难!它有困难,这个还不是一般能够理解的,它需要一点时间来解释,所以今天不解释这个十六项。下星期六,诸位!再带这一本楞严经讲义,我们从1483页,开始讲起。

{义贯:2.结语:堕为外道

  义贯

 “由此自心魔之作祟而邪,成为矫乱道理之妄、空之言说戏论,因而堕落外道之恶见,从而乱自他菩提正觉之性。是则名为第五外道种迷正立邪的颠倒性、都是为了求外道不死天之果报,不欲给人明确之见解,所作之矫乱正知见、周遍计度、妄之

  有的人啊,他一定会说:奇怪!这外道的道理讲不通,他为什么要信他呢?在座诸位!这里有一个重点,就是因为在座诸位善根深厚,你今天来接触的是正法,知道了究竟的义理,你才做这样的言论,如果你今天如果你不懂得佛法,就像我小时候去看那个歌仔戏——台湾那个歌仔戏,这闽南这一带才有,那么北京是京剧,有的是昆曲,以台湾闽南这一带都有那个歌仔戏,那个歌仔戏要……小时候,要演歌仔戏前,要先扮仙,你听得懂吗?扮仙啊,就是那个八仙,要先出来拿着拂尘,要先那个扮仙,那个时候、小时候在看那个歌仔戏的时候,很小、很小,看的时候,哇!这个仙还好,不错,还会腾云驾雾,那个时候就觉得:嗯!这个仙已经很不错了。那学佛以后,才知道:哇!这个也是六道轮回、生死的凡夫啊!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向往的。那就是说跟宿世的善根有关系。所以,在座诸位啊!你今天你碰到了正法,你有了正知正见,有了佛的正确的思想、理念,那其实多么幸运的一个人,那么外道,他没有这个机缘,我们应当生怜悯心,不应当去轻视他。所以,学佛法就是做推广正法这个工作,就是需要我们来做,让一切众生都有福报、善根来接触到正法,这个就是出家跟在家所负起的责任。

论 2429

此四种矫乱论,究竟有何过?其过咎为:

一、令人思惟不清,堕于无明愚痴。

二、令人失正知见。

三、令求法者无所适从。

  但是在座诸位!你以为外道没有人跟?有!物以类聚。诸位!山上的那一棵大树,在台湾,那一棵大树,喔!很多人求了以后,那一棵树就变成树神;如果那一颗大石头,拜久了,人家叫做:石头公。你看看!在台湾多……连那个石头不会讲话,拜久了变成一个信仰;那一棵树也不会讲话,拜久了,就树神;然后就石头神,众生就是这样子,搞不清楚状况的!何况说会讲话的外道,他当然会有自己的一套的。}

 第六篇 有十六相

做五四种矫乱竟。1483页:

癸六  有十六相  分三   子初  标由示坠

经文:又三摩中,诸善男子,坚凝正心,魔不得便,穷生类本,观彼幽清,常扰动元,于无尽流,生计度者,是人坠入,死后有相,发心颠倒。

中间这个“于无尽流”,前面这一段都解释得很清楚了。“于无尽流”就是于行阴相续无尽,迁流不息。简单讲,就是对行阴还不是很了解,所以于行阴相续无尽,迁流不息,这个时候生计度者,就是执为殊胜,那么这个时候就坠入什么呢?计色、受、想三个,现在已经灭了,死后将来一定会再一次生起,色、受、想有相,所以说,是人坠入。什么叫做“死后有相呢”?就是执着、计着现在的色、受、想三,现在已经灭,但是死后将来一定还会再生起色、受、想,所以有相,发心颠倒,后面就会解释。

讲义原文:

又三摩中,文同上可知。于无尽流者:行阴相续无尽,迁流不息。生计度者:即计此行阴,为诸动之元,将来能生诸动,遂计色、受、想三,即现前已灭,将来必生,故曰是人坠入,死后有相,发心颠倒。《正脉》云:真悟无生,了知初生即有灭,是知生尚空洞无相,何说死后,岂可妄计有相耶?

法师讲解:

又三摩中,文同上可知。于无尽流者:行阴相续无尽,迁流不息。】所以行阴,它就是细浪,那么迁流不息。【生计度者:即计此行阴,为诸动之元,将来能生诸动】太早执为殊胜。【计色、受、想三,即现前已灭,将来必生,故曰是人坠入,死后有相,发心颠倒。】【《正脉》云:真悟无生,了知初生即有灭,是知生尚空洞无相,何说死后,岂可妄计有相耶?即就是当下,就是体性本空的意思。初生就是指缘起,“即有灭”就是当下这个依缘起的生,其实是如幻,并不是真正的生,当下就是不可得!有灭就是不可得!是知生尚空洞无相,何说死后,岂可妄计有相耶?:不了解一切法当体即空,生当下就是灭,不可得。

{《义贯》: “死后仍有十六相”之邪见

 注释:

于无尽流:谓在行阴相续无尽的迁流不断相。

死后有相:谓死后仍会再有色、受、想等诸阴相,再从行阴中生起来。}

子二  详释其相

 经文:或自固身,云色是我。或见我圆,含遍国土,云我有色。或彼前缘,随我回复;云色属我。或复我依,行中相续,云我在色。

 这个对初学佛法来讲,很难!根本就不晓得它在讲什么?那么有的人觉得说:唉呀!师父的速度有一点快喔!那么想想看!我们讲义跟楞严经义贯加起来,四千页!为了利益上、中、下的根器,我们不厌其烦地讲了这么大的一部经典,如果我一天只有讲二页,只有讲三页,差不多要讲到出殡那一天,要不然怎么讲得完,所以我不会说等到你们说:唉呀!你们全盘融会贯通了,我们才往下推论,不会的!不可能这样子的!听楞严经本来就必须要有一点基础,同时要有经教上的一些基本的东西,如果说你对唯识完全不了解,或者是你完全没有基础,听这个,自然会有一点困难,但是如果你没有第一次的生,你怎么有第二次的熟?这个就叫做熏习的重要!你不可能说演讲的法师,然后这个有的学佛已经二、三十年了,有的今天刚进来,就是等到今天刚进来的,要等到他听得懂,然后再往前推论,那这些出家二、三十年的法师,那怎么办?所以没有办法兼顾所有的根机,没有!绝对没有办法的!就是要往前一直推进!我每天一定有订功课,要讲几页,这样才讲得完!那么这一段,对一个初学佛法来讲,几乎无法理解这种东西!

我解释一下:这一段讲给老参听。(经文,或自固身):或者是自固身,也就是坚持固守这个身形,这一段意思就是四大这个色都是我的,所以或自固身,云色是我,中间加一个字:色“即”是我,他着一个,他不晓得这个缘起的色相是四大本空,他认为这个色相就是我,就是一切众生所执着的,云色是我,色中间加一个字,云色“即”是我,就是我,没有什么好讨论的!那么冷静思维一下,这个色的四大,本来就是缘起性空。接下来这

A:第一段:或自固身,云色是我;

B:第二段,或见我圆“我”就是我性;“圆”就是圆融;我这个性圆融,含遍国土,注意!他这个我性圆融,并不是讲佛的常、乐、我、净那个我,这个不是的,这是对于究竟义不了解,执着第七意识的行阴,微细的生灭,无法去突破!所以就假设一个我,所以他说我性圆融,这个“我性”,其实是一种生灭法,对觉性上不透彻的一种迷茫的我,一定要了解这个层次的道理,这绝对不能说见我性圆融,那个我性就是常、乐、我、净这个我,就完全不是这样子,这么一回事情!见我性圆融,含遍国土,云我有色,“我有色”什么意思?就是我比较大,然后色就比较小,我,云我有色,为什么?我比较大嘛!色就比较小,这个所以叫做我大色小,色在我中。这个色法在一个我性的当中,这个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前面说:见我性圆融,含遍国土,那么就说:当然我的性比较大啦!色法就比较小,“云我有色,“我有色”就是我比较大,色就比较小,色在我中,

C:或彼前缘,随我回复,这要补上几句,你才看得懂,彼“眼前现”前,然后前的后面,再补二个字:“外色”,“现前外色”所缘,彼眼前现前外色所缘的,所攀缘的。随我回复,回复就是运用,随我回复就是运用。说:彼前缘,这一般人不晓得什么叫做“前缘”,就是现在眼前所缘的外色,叫做“前缘”。

 因为它 楞严经那文字太少了!太省略了!不晓得它到底在表达什么?这彼现前为所缘,所缘的外色,随我回复,就是运用,因此说:色属于我。“色属于我”什么意思?就是离色是我,离开这个色法属于我,有一个我,叫做离色是我,说:云色属我。是吧?外面的色是属于一个我来运用的。

(经文:【或自固身,云色是我。或见我圆,含遍国土,云我有色。或彼前缘,随我回复;云色属我。或复我依,行中相续,云我在色。】)

D:或复我依,行中相续,注意!行叫做于行阴,于行阴中,迁流相续,这个要补上向句,“行中相续”就是于行阴中迁流相续,云我在色中,喔!一切都在行阴的迁流当中,那么我一定在这个行阴的当中,以行阴相续之相就是色阴,所以色大,最后这一句就是,D就是色大我小,我在色中。

 因为最后一句是,云我在色,就是以行阴相续之相就是色阴,所以色比较大,那么我就比较小,我在色中。所以我们把它分辨开来,那么就是:诸位!把笔拿起来!第一个字,看经文就好,或的旁边,“补:“A”,

A”:或自固身,云色是我。接下来补“B”,

B”就是第二段,或见我圆,含遍国土,云我有色。接下来补:

C“,或彼前缘,随我回复;云色属我。再来补上

D“,或复我依,行中相续,云我在色。整段贯串起来的意思就是说:分四种角度来谈,有的人讲兼固其形,

A:兼固其形,我把它贯串起来,或自固身,云色即是我。 B:或者是见我性圆融,含遍国土,他认为我性比较大,色比较小,所以我大色小,色在我中,所以云我有色。

C:彼前缘,就是彼现前眼前所缘的外色,随我运用,所以他认为色属于我,色属于我,当然是离这个色,就是一个我,离色是我。

D:或复我依,教我依于行阴中迁流相续,云我在色中,因为他把这个行阴相续,行阴相续之相,当然就是要有色阴,所以色大,我就比较小,我在色中嘛!所以我在色中。

  讲义原文:

此即外道,六十二见中四计也。一者:或自坚持,固守此身形,云四大之色,皆是我故,此计即色是我也。二者:或见我性圆融,含遍十方国土,云我有色,此计我大色小,色在我中也。三者:或彼前缘,即谓眼前之色。随我回复者:咸皆随我回旋往复,即运用也。云色属我者:色既属我,显是我所,非即我矣,此计离色是我也。四者:或复我依行阴之中,迁流相续,云我即在色中;以行阴相续之相,即是色阴,此计色大我小,我在色中也。

  法师讲解:

此即外道,六十二见中四计也。一者:或自坚持,固守此身形,云四大之色,皆是我故,此计即色是我也。二者:或见我性圆融,含遍十方国土,云我有色,此计我大色小,色在我中也。三者:或彼前缘,即谓眼前之色。随我回复者:咸皆随我回旋往复,即运用也。云色属我者:色既属我,】无障碍的运用。显然是我所有,就是我所拥有的,【显是我所,非即我矣,】那么“非即我”就是非不是一体的我(他认为),“非即我”就是并不是。因为佛法是没有内外的,佛法是同体大悲的。接下来就是,【此计离色是我也。四者:或复我依行阴之中,迁流相续,云我即在色中;以行阴相续之相,即是色阴,此计色大我小,】意思就是色相比较大,而我隐藏在行阴刹那生灭当中,就是色大我小。【我在色中也。】我在色相之中。如果你补上二个字就更清楚了,说:我在色“相之”中,那么就是我隐藏,里面有一个我,注意!这个“我”既不是假我,不是佛教讲的“真我”,它是一种假设性的我,不了解的我、迷茫的我,不是觉悟的我。

{《义贯》注释:

 “或自固身固身就是坚持固守其身形。按:这很类似道家的作法。

 “云色是我:说四大之色皆是我;此为计色是我。

 “或见我圆:或妄见我性为圆融。诸位!那个“我性”是执著有一个我,并不是真正地达到无我那个性,不是这个意思。为什么叫做妄见?所见不真叫做“妄”,诸位!没有明本心、见本性,统统叫做妄见,因为真心无妄嘛,妄见就是不明本心嘛!

 “云我有色就是拥有,所有。此为计我大色小,色在我中

 “或彼前缘随我回复前缘就是现前所缘之色。就是任。回复就是回旋往复运用。

 “云色属我:此为计离色是我

 “云我在色:此为计色大我小,我在色中}

1484页:

经文:皆计度言,死后有相,如是循环,有十六相。

  讲义原文:

谓色身虽死,我犹现在,色阴既尔,余三亦然。如是循环,四四共有十六相。

  法师讲解:

 【谓色身虽死,我犹现在,色阴既尔,余三亦然。】就是说:这个色身虽然死了,可是我现在还是存在,我事实上还是存在,这个色阴既然是存在,那么其他的,应当三个还是存在啊!【如是循环,四四共有十六相。】什么叫做共有十六相呢?诸位!(看上面)经文,我刚刚跟你标的:ABC,那么就是这样念,色、受、想、行、识,把里面的色改成受,色总共有四个:ABCD,对不对?受总共也有四个,ABCD。那么想,总共有:ABCD,行也是四个,总共就有十六相。

  诸位!如果说,“受”来改变的话,就变成这样念:或自固身,云是我。或见我圆,含遍国土,云我有受。或彼前缘,随我回复; 云受属我。或复我依,行中相续,云我在受。如果一个“想”补进去,就全部都改变,知道吗?那么色就四种,受就四种,想……

如果改成“行”的话呢?或自固身,云行是我。或见我圆,含遍国土,云我有行。或彼前缘,随我回复:云行属我。或复我依,行中相续,云我在行。那么这样子,四四十六,

{《义贯》注释:

死后有相:谓身虽,而我心识仍在,故所以仍有我相在。}

经文:从此或计,毕竟烦恼,毕竟菩提,两性并驱,各不相触。

诸位!两性并驱,就是用我们现在的数学名词,叫做“平行线”,永远没有交集,就是烦恼永远烦恼,菩提永远菩提,就是完全没办法转烦恼成菩提,“两性并驱”就是真心跟妄心就是永远平行线,没有交集。

佛教是可以转烦恼成菩提的,转识成智的,那么在这个叫做两性并驱,就是真跟妄两条平行线,那就没办法,没有机会转烦恼成菩提了!

再解释一遍喔!说:从此或计,毕竟烦恼,毕竟菩提,毕竟烦恼是一条线;毕竟菩提又是一条线;两性并驱就是两条平行线,两条平行线就是永远没有办法转凡成圣!也没办法转识成智,也没办法转烦恼成菩提,就是没有交集!所以“两性并驱”后面要补上四个字,叫做“并行不悖”,那么就更清楚了!两性并驱,并行不悖,就各不相触。。

讲义原文:

上因见行阴无尽,遂计前三阴,亦复无尽,同成有相。此更转计,一切诸法,无不皆然。烦恼摄尽染法,菩提摄尽净法,则烦恼菩提,理亦如是。烦恼毕竟是烦恼,菩提毕竟是菩提,决无更改。由是真妄两性并驱,即并行不悖,各各不相抵触也。二详释其相竟。

法师讲解:

上因见行阴无尽,遂计前三阴,亦复无尽,同成有相。此更转计,一切诸法,无不皆然。烦恼摄尽染法,菩提摄尽净法,则烦恼菩提,理亦如是。烦恼毕竟是烦恼,菩提毕竟是菩提,决无更改。由是真妄两性并驱,即并行不悖,】就像轮子的两侧,永远【各各不相抵触也。二详释其相竟。】那不相抵触,你就没办法转烦恼成菩提了!

{《义贯》注释:

从此或计:谓由此或更转深一层计度。 

毕竟烦恼,毕竟菩提,两性并驱就像两条平行线永远没有办法交叉,没有交叉有什么不好呢?没办法转烦恼成菩提,因为烦恼是烦恼嘛,菩提是菩提嘛,也没办法转凡成圣,也没办法转识成智。这个转动的力量,就是要靠智慧。彼谓:毕竟之烦恼与毕竟菩提,皆是行阴造作所生,故皆如行阴之无尽,因此染净二法之性实在是同时并存、并行不悖。简单讲:就是永远没有交叉线啦,永远就是平行线。}


 【子三  结成外论

 经文:由此计度,死后有故,堕落外道,惑菩提性,是则名为,第六外道,立五阴中,死后有相,心颠倒论。

看注解,这文字都很简单,这是第六种外道,立五阴中,死后有想。

讲义原文:

由此计度,死后有相,所以堕落外道,有十六相,真到底是真,妄到底是妄,真妄各立,无有转烦恼之妄法,成菩提之真性,故曰惑菩提性,是则名为,第六外道。立五阴中,死后有相:通结五阴,惟在前四;虽在前四,义惟行阴耳。依斯立论,从心颠倒,正所谓心魔作祟,其奈之何?六十六有相竟。

法师讲解:

由此计度,死后有相,所以堕落外道,有十六相,真到底是真,妄到底是妄,真妄各立,无有转烦恼之妄法,成菩提之真性,故曰惑菩提性,是则名为,第六外道。立五阴中,死后有相:通结五阴,惟在前四;虽在前四,】前四就是色、受、想、行,意思就是通结五阴,就是虽然文章里面讲的,五蕴身,色、受、想、行、识,其实他因为外道功夫浅,所以惟局限在前四,色、受、想、行,所以,那么行阴是浅功夫的外道;那么后面的识阴是功夫深的外道,功夫深的外道。

那么行阴如果是外道的坟墓;那么识阴,最后的识阴就是外道的黑牢,关进去就绝对跳不出来!行阴是外道的坟墓,比喻的话;那么识阴就更微细了!我们说:前六识是粗糙的生灭,第七意识叫做微细的生灭;第八意识后面又补上两个字:叫做“最极”微细生灭,看起来差不多不动了!但是还有非常非常微细的。所以前六识叫做粗糙的生灭;第七意识叫做微细的生灭,那么第八意识叫做最极微细的生灭;那外道到这个地方,就掉进黑牢里面了,爬不出来!

所以行阴还有识阴,都是外道的盲点,突不破!通结五阴,惟在前四;虽在前四,【义惟行阴耳。】最重要的还是说行阴。依斯立论,从心颠倒,正所谓心魔作祟,其奈之何?六十六有相竟。心魔作祟是谁也没有办法的!因此你知道,当一个人先前落入了观念,强烈的恶知见,错误的知见,要让他改变,有时候,甚至他身体粉身碎骨,都没办法改变他!

 你一个人,这个可以整容啊,到韩国云,休息一个月、二个月,打打坡尿酸啊,削削骨啊,来!嗯!哇!半年后变一个人!你电视上有的人,你就知道,看得出来!出去就……哇!出来,那个脸不一样了!可是一个人落入观念的时候,他怎么可以改变,人类那种执着,那是无以复加的!错,就是错到底,而且他认为他是对的!难就难在这个地方!

所以佛法只能感化对方,没办法强迫他跟着我们的信仰,没有办法的!佛法只有潜移,只有默化,知道吗?只有感化,只有感动,慢慢来!要强迫他来跟着我们走,那是永远不可能的!刚好适得其反!会相反的!比如说你知道:这个人走错路了!你很清楚这个人走错路了,你想救他,用激烈的手段,都刚好相反!你知道吗?你慧律法师算什么?还写得很难听,他写那些都是要给我们听的!对啊!

所以说太激烈的手段,一定要改变对方,会伤到自己的!为什么呢?因为我经验了四十年,什么根器的众生都看过!再好的根器也看过,再恶劣的根器也看过!所以我很清楚佛的用意,度众生,没办法!勉强不来!看他宿世的善根!像我有一个同学,大学的同学,因为他儿子生病,我们跟陈中兴都很好,咦!他后来,因为他的儿子生病了,在拜佛,拜了很久,好像也没什么感应,儿子也带来给我加持,我跟他讲:你这个儿子,他得到类似一种年轻的一种忧郁症,念台中一中,当然身体没照顾好,

有的人他就是,像有一个念台大的,电机的,那因为种种原因,就离开了学校没有念台大,第一志愿的,后来再考,没有考上第一志愿的,去自杀!没有第一毋宁死!就是我没有第一志愿,我就是要去死,去自杀死掉了!他这个儿子也是台中一中的,咦!没办法!我不晓得什么原因,后来去信什么?去信宋七力!不会讲了!所以这怎么样呢?还是个好同学咧!你要怎么去讲?这歌仔戏说:这说来话长……用踹的比较快!咚!咚!咚!就是这样子,很难去表达!所以你看喔!大家学佛学得很好啦,只要有一点点……就走偏了啊!就走偏大了!你看看!一个参加佛学社的、正知正见的喔!我们的好同学喔!这样碰到一个逆境,克服不了!一下子就走偏了啊!刹那之间!所以说:怎么会去信那个宋七力啊?怎么会这样咧?啊!要怎么说咧?不会说!

{《义贯》义贯:

经文:又三摩中诸善男子,坚凝正心,魔不得便,穷生类本,观彼幽清常扰动元,于无尽流生计度者,是人坠入死后有相,发心颠倒。或自固身,云色是我;或见我圆,含遍国土,云我有色;或彼前缘,随我回复,云色属我;或复我依行中相续,云我在色。皆计度言死后有相;如是循环,有十六相。从此或计毕竟烦恼、毕竟菩提,两性并驱,各不相触。由此计度死后有故,堕落外道,惑菩提性,是则名为第六外道立五阴中死后有相,心颠倒论。

  师父在这个讲这个讲义的时候,说这一段对一般人来讲:它很难!他看不懂的。这一段对初学佛法的来讲,几乎完全不晓得它在讲什么。什么“我大色小,色在我中”?他怎么知道什么“色大我小,我在色中”?这一段他会真的弄不懂。不过没关系啊,听经闻法一定要经过陌生。

  我举一个例子,这个水果,诸位!你要吃到这一颗甜的水果,要经过什么?什么过程?要经过酸跟涩的过程,这个水果要吃到,要经过酸跟涩,这个水果一长出来绝对不会说是甜的。在座诸位!我们对佛法的义理也是这样,经过:这个很艰涩,涩、实在是搞不来,实在是很难去理解,但是诸位!这个是过程,没有关系,将来三年、五年后,你再回过头来再看《楞严经》,上这个字以后,再回过头来,你去看《六祖坛经》、《大珠和尚》、《血脉论》:哇!恍然大悟,喔!原来如此。回归当下就是我的真心。你的法喜从哪里来?你的法喜就是今天吃苦而来。还有一点很重要的,当你在学佛,学习的过程当中,你看不懂这个经典,你要多拜观世音菩萨,多拜佛,南无阿弥陀佛,多拜观世音菩萨,这很奇怪!佛菩萨,他就冥冥当中,他会加被你,本来你不懂的喔,经过三年、五年,你真的精进地念佛、《大悲咒》、观世音菩萨这样念念念……再看,我告诉你:三年后,你打开这个电视,糊里糊涂他就看得懂,真的!雄雄就看得懂,雄雄(突然间),真的!很多人都有这种经验,五年前,你看得真的很陌生,可是你在这五年,肯吃苦、肯累积点滴的功夫,没有一堂课缺席的,这样今天的辛苦,就等待那一天,恍然大悟的那一天:喔!原来如此。

  所以,我们要经过酸涩的过程,诸位!一定要经过。你今天的名相会困扰你,这是一个过程。有的人,老菩萨说:师父!我已经八十岁了。有道理!那如果是八十岁,那你无妨好好地念南无阿弥陀佛,这个真的……《楞严经》这个太深了,不勉强,那么你就多拜佛、多念佛、多诵经典、多持《大悲咒》,因为年岁真的是实在是太大了。

  有一天我在吃饭的时候,师妈——我妈妈问我说:师父!《楞严经》是讲什么?喔!突然间问这个,你会吓一跳呢,师妈呢!你不就跟她说:师妈,《楞严经》在讲七处征心、十番显见。她立刻就说:师父,七处征心是在讲什么?七处征心就是心不在内,也不在外,不在中间。师妈又问说:师父!为什么心不在内、不在外、心不在中间?我不就得在那里弄到晚上十二点!所以我就告诉妈妈:你念佛就好,你念佛就好。因为年岁真的是太大了,真的没有时间。那么如果说年轻人的话,是知识份子,那就要下功夫,这一定要下一点功夫。

 义贯:

 ”入于“三摩”地“”之“诸善男子,坚”固“”定、持“”其“”,不起爱求,外“魔不”能“”其“便”,故能增进而破想阴;想阴既破,行阴即显现,于是他便在定中“”究十二“生类”之生死根“”﹝行阴﹞,而“观彼”行阴“”隐轻“、恒常扰动”之根“”,故他即“”彼行阴相续“无尽”之迁“”相,而“生计度”此行阴为诸动之本元“者,是人”从而“坠入死后”仍会再“”色、受、想等诸阴“”再从行阴生起之谬见,从而“发心颠倒”。

 “或自”坚持“”守此“”形,而“”四大之“色是我﹝这个就是一,﹞此为计﹝著﹞色是我)。”妄“见我”性“”融,“含遍”十方“国土”,而“云我”拥“有色﹝这个是第二个角度,﹞此为计我大色小,色在我中)。或彼”现“”所“”之色,能“随我(任凭我)”旋往“﹝之﹞运用,而云色属我﹝这是第三,﹞此为计离色是我)。或复我”系“依行”阴 “”之迁流 “或得我”第行阴之中,迁流﹞相续”之相而存活,故“云我在色”中﹝这是第四,﹞此为计色大我小,我在色中)。如是等”是虚妄“计度”而“言死后”身虽已死,但﹝是﹞﹝的﹞心识仍在,﹝这个还是妄想,﹞故仍”我“”在。“如是”之论说“循环”往复,共“有十六”种“相。

 

﹝为什么有十六相?因为把那个“色”改成“受”,又变成四相,把那个“受”改成“想”,又四种情形;把那个“想”要改成“行”又四种情形。诸位!看那个括弧,括弧就是:此计色是我),括弧就是这样子。那么这个就是:计受是我;括弧第二个,计我大色小),改成我大受小,受在我中);第三个括弧,刚刚讲的第三,此为离色是我),就变成离受是我);第四个此为:计色大我小,我在色中),就改成此为:计受大我小,我在受中);“想”也是全部取代成另外一个字,“行”也是取代一个,四四十六。如是等“皆”是虚妄“计度”而“言死后”身虽已死,但我心识仍在,故仍“有”我“相”在。“如是”之论说“循环”往复,共“有十六”种“相”。﹝刚刚也讲四乘四就是十六。﹞从此或”更转深一层而“”著“毕竟烦恼”与“毕竟菩提”皆是由有为的行阴之造作而成,因此皆如行阴之无尽。是故真与妄二法之两性并”驾齐“”﹝同是并存),﹝就像平行线一样,永不交叉。永不交叉就是永远没有办法转凡成圣、永远没有办法转烦恼成菩提,叫做﹞并行而不悖,﹝并行不悖是很糟糕的,你怎么修行?染是染,净是净,这样跟修行就无关了,凡夫永远是凡夫啦,圣人永远圣人,﹞各不相触”、相妨。

所以,﹞由此”自心魔之作而邪”妄“度死后”仍“”诸阴相“”,因而“堕落”于“外道”之恶见中,于是“”乱自他“菩提”正觉之“性,是则名为第六”类“外道立五阴中死后有相”,于是成就”魔所造之“颠倒”邪“”。


【转载】慧律法师楞严经讲座十六:五十阴魔 20 集(讲义和义贯综合版) - 乘华 - 红莲

 

【转载】慧律法师楞严经讲座十六:五十阴魔 20 集(讲义和义贯综合版) - 乘华 - 红莲
  评论这张
 
阅读(3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